· 海口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 海口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
新闻搜索:
  广告热线:0898-66835635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财经股市

中晋系“庞氏骗局”调查 明星学者成“信用背书”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6-04-11 10:20

  陆家嘴未来资产大厦,中晋系办公地点大门紧闭,只有保安在门口把守

  外滩8号的金延大楼,也成为了中晋系的办公场所,4月9日,门口仍有投资者聚集

  中晋系某营业点门口贴着警方通报

  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百亿级理财平台中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近日被上海警方查封,20余名核心成员机场被截获。然而,中晋的倒下绝非偶然,超高的年化收益率,金字塔式的合伙人层级,亲友和家属的卷入,借新还旧……堪称是一个现代版的“庞氏骗局”,一个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传销组织。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中晋合伙人投资总额突破340亿元,总人次超13万,60岁以上投资人就超过2万。这个“庞氏骗局”是如何发端,运作以及走向毁灭的?13万人如何卷入局中,中晋案将给金融监管带来哪些启发,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上海进行了一番调查。

  讲述

  3月31日买“中晋一期”还得半夜取号

  4月6日,上海,阴雨天。道路两旁的树上花瓣被风雨打落在地上,街头尽是打着伞的人。稍有些冷,一些衣着单薄的人缩着身子。

  家住浦西的中晋的投资者徐明(化名)匆匆地赶往对岸陆家嘴的未来资产大厦。当他下了出租车走进大厦“中晋资产”所在楼层时,那里已经聚集了数十名和徐明一样的投资者。

  一个小时前,上海市公安局官微发布了消息,称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在两天前已经查处了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的国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中晋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中晋系”相关联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徐勤等人准备出境时被公安人员在机场截获,其余20余名核心组织成员在4月5日被全部抓获。

  这个消息在投资者中间炸开了锅。他们抱着一丝希望,匆忙赶往“中晋系”各个营业点,但发现无一例外均是大门紧闭。徐明说,他前后投资了将近200万元,现在只希望能够拿回本金。

  徐明介绍,他的一位朋友在中晋工作,经常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超高年化收益率的理财产品,以徐明投资的中晋一款股权基金产品(中晋合伙人)为例,其年化收益率接近20%,一推出来就引发了疯抢。为了买到“中晋一期”一款高收益理财产品,3月31日晚,数以百计的投资者半夜取号,比高峰时期的上海楼市还火爆。

  中晋在4月5日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4月1日,中晋一期基金共募集资金52.6亿元人民币,超计划筹资2.6亿元人民币。但在4月6日下午的一场阵雨之后,徐明们的发财梦破灭了。那句在e租宝倒台之后广泛流传的话此刻在上海滩再次应验,“你想的是人家的利息,而人家看中的是你的本金。”徐明想拿回本金的愿望在此刻显得无比渺茫。

  上海市公安局通报,“中晋系”公司,通过网上宣传,线下推广等方式,利用虚假业务、关联交易、虚增业绩等手段骗取投资人的信任,并以“中晋合伙人”的名义,变相承诺高额年化收益,向不特定公众大肆非法吸收资金。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中晋合伙人投资总额突破340亿元,总人次超13万,60岁以上投资人就超过2万。

  解密

  朋友圈卖力“炫富”是中晋系圈钱模式

  “中晋”出事以后,一位妙龄女子手捧七八捆百元钞票的图片在网上传开,极具讽刺意味。这位妙龄女子,正是中晋的一名基金经理。

  去年11月以来,这名女子先后在朋友圈发文称,她给老爸送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一辆奥迪Q5;买了三辆豪车——玛莎拉蒂、mini和法拉利;她还在朋友圈晒伦敦街头漫步,泰国沙滩上晒太阳;购买理财的通联支付单子铺满办公桌;在晒完公司发的成捆的现金和大量金条之后,她还不忘评论一句,“都搬不动,太重了”。

  北青报试图联系这名女子,采访她现在如何看待此前的行为,但有投资者说,中晋系的很多中高层员工一夜之间消失了,根本联系不上。一名投资者说,该女子在朋友圈中展示的生活只是“工作需要”,实际上都不是真实的,只不过是通过“炫富”的方式来招揽客户和合作伙伴。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微信朋友圈“中招”的投资者不在少数。投资者徐明介绍,很多人跟他一样,觉得是朋友圈人推荐的,问题不大,不妨试试,结果越玩越大。而有很大一部分投资者是被其承诺的高收益吸引。

  在“高收益、短期限”的诱惑下,再加上朋友圈的“信用背书”,一些人开始铤而走险。据投资者介绍,“中晋合伙人”在产品设计上期限极短,甚至短至2到3个月,承诺收益率水平差距较大,大致在8%~16%,但加上高额的返利实际收益可达20%以上。最离谱的要属“中晋合伙人”力推的永久合伙人产品,承诺收益率达40%,限量限购,且规定不得赎回本金。

  调查

  “金字塔式”合伙人是中晋另一个圈钱招数

  北青报记者探访中晋系营业部的时候曾遇到多名中晋员工,他们现在完成了“角色转换”,成为维权者。一名投资者说,身陷局中,虽然身边有亲戚劝阻,但当时醒不过来。据其介绍,中晋的内部组织形式跟传销很相似,级别与业绩和发展的下线以及客户金额的保有量来定,保有量越多,等级越高。当等级达到四五级就可以升职为组长。

  据介绍,中晋正式员工一般每月到手工资约7000元,员工每拉80万元理财资金,每月的工资可增加3500元,员工之间形成了竞争攀比之风。

  另外,在业绩考核上,中晋资产实行严格的淘汰制度,“如果业绩不达标,直接淘汰走人,不会有什么试用期。”压力和奖励的双重刺激下,中晋资产大部分员工也购买了公司的产品。很多员工在微信朋友圈开始狂轰滥炸,拉上亲戚朋友一起投资。中晋客户中员工家属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

  “金字塔式”合伙人是中晋圈钱的另一个圈钱模式。北青报记者查询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上海中晋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旗下的有限合伙企业高达149家。据悉,中晋的合伙人种类繁多,包括一般合伙人、高级合伙人、明星合伙人、超级合伙人、战略合伙人,以及永久合伙人,层级结构分明。

  中晋官网此前披露的一则“中晋一期基金50亿完成募集”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4月1日,中晋一期基金共募集资金52.6亿元人民币,超计划筹资 2.6亿元。通过合伙制股权基金模式,中晋一期,以非公开的方式向具有风险识别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募集,募集资金主要投资于非上市公司可转债,之后通过被投资项目资产证券化实现在二级市场退出,为投资人实现投资目的。”

  “朋友圈”的卖力营销、“金字塔式”分销模式,于是,一个金融传销的局越做越大。直到4月6日,警方通报,之前中晋出现资金链断裂,借新还旧,存在较多虚假项目。部分局中人才开始醒悟过来。

  揭秘

  中晋百亿级诈骗平台是如何打造的?

  短短几年时间,中晋系为何能在中国经济金融最发达地区造成这么大一个庞氏骗局?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发布的公告,自2012年7月起,以徐勤为实际控制人的“中晋系”公司先后在上海及外省市投资注册50余家子公司,并控制10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租赁高档商务楼和雇佣大量业务员。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中晋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郭亮。对外投资企业63家,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其唯一的股东。北青报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得知,其投资企业多数为2015年前后成立的空壳公司。这些公司涉及各行各业,地产、金融、黄金、餐饮、科技、旅行社、保洁、航空设备、汽车租赁、服装设计、洗浴中心、游艇等几乎无所不包。而对外投资控股企业中,往往又投资设立了大量企业,以上海中晋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为例,其对外投资企业高达149家。

  国太控股则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1.95亿元,法定代表人陈佳菁。据其官网介绍,国太控股目前控股上市公司3家,非上市公司120家,集团共设有七大事业部,分别投资交通运输、建筑、房地产、金融、批发零售、商业服务、信息技术等领域。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其对外投资控股企业与中晋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多有重合。也就是说,这100多家关联企业的幕后就是国太控股,而中晋资产则更多充当资本运作平台的角色。

  中晋设立100多家企业做何用途?从上海警方通报的内容来看,这些企业为其虚假业务、关联交易、虚增业绩等提供了便利,掩盖不可告人的目的,并骗取投资人信任。

  根据一份“中晋金钥匙三号《中晋合伙人计划》”内容,该计划是由国太控股旗下中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普通投资者量身定做的私募基金类理财产品,投资方向主要是国太控股旗下子公司的股权投资及对其进行流动性资金借款(主要为银行委托贷款)。其产品特点是活期理财,利息日结,随时提取本金和利息,5万元起购。从其介绍来看,有很大的自融嫌疑。

  上海财经大学一名研究经济法的青年教师与北青报记者交流时提到,在中晋一案中,以“有限责任”为核心的现代企业制度被中晋系玩弄于股掌之中,这100多家关联企业就好比是一个个“装甲群”,开疆辟土,让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个百亿级别的诈骗平台。本来“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是为了鼓励创新,激活中小企业,实践中却很遗憾地被大量骗子所利用。

  疑问

  香港“仙股”缘何频繁卷入理财诈骗风波?

  在中晋系控制的企业当中,有三家香港上市公司引人注目。据了解,中晋资产发行的产品的资金被控股股东国太集团部分用于投资香港上市公司。从2015年底至2016年初,国太集团连续介入了三家港股上市公司——华耐控股、中国创新投资和中国趋势。

  对此,上海一位券商分析师指出,中晋资产高管应该是已经知道资金链告急,所以想到港股市场上去玩一把赚快钱,用来填补其资金缺口,但是它投资的三家公司都是香港“仙股”,在出事之后,股价更是大跌,加剧了其资金链崩塌。

  “仙股”是香港市场的“土特产”,即低于每股1港元的香港股票。其波动往往非常之大,具有较大的市场风险。投资者买“仙股”,赌的意味很重。

  2015年年底开始,国太集团通过资产管理计划多次增持中国创新投资达到其总股本的27.75%,价格在0.067港元每股到0.07港元每股之间;以0.07港元每股买入12亿股中国趋势,持股比例为17.82%;买入华耐控股11.68%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而截至4月7日收盘,中国创新投资0.051港元每股,三天内暴跌了50%;中国趋势的股价则已经跌至0.019港元每股;华耐股份的股价也只有0.295港元每股的市值。在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内,国太集团的三笔港股投资大幅亏损。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出事的诸多理财类平台中,涉及香港“仙股”不在少数,如上周曝光的快鹿集团深陷18亿兑付危机事件,旗下股票连续大挫。快鹿系旗下的三家港股上市公司目前的市值均低于1港元每股,十方控股目前股价为0.750港元、大中华金融为0.355港元、明华科技为0.510港元。

  为何这些出事的理财类平台都青睐香港“仙股”。对此,上海一名券商分析师指出,香港“仙股”往往市值小,容易操控,资本运作起来很方便,比如快鹿系《叶问3》票房造假目的就是通过运作票房成绩来抬升这些“仙股”的市值,从而获利。另外,这些理财平台的大多数客户为大陆普通居民,对香港的资本市场知之甚少,理财平台旗下有香港上市公司给人实力雄厚的印象,进而赢得投资者的信任。

  焦点

  卷入风暴的三栋外滩知名建筑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中晋系能在短短几年达到数百亿的规模,13万人卷入局中,跟其无处不在的“信用背书”拉拢有很大的关系。通过“控股香港上市公司+知名媒体+名人背书”的方式,中晋系在金融圈中如鱼得水。

  中晋系冠名赞助上海知名相亲节目“相约星期六”,“九球天后”潘晓婷成为其形象代言人。“相约星期六”基本上是上海的“大爷大妈们”周末必看的一个“国民节目”。这个已经有十几年历史的口碑节目使中晋从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上海本地中老年阶层的熟识度。有分析人士指出,中晋一案中,大批老年人“踩雷”,其中60岁以上的投资人就超过2万,跟此或许有关。

  在因《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引发的快鹿系挤兑风波当中,也能看到明星、学者的背影,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父子在快鹿集团扮演的“角色”受到了公众质疑,朗家父子火速被卷入快鹿风波,影星黄晓明也被卷入快鹿旗下东虹桥在线的代言风波。

  对此,一名互联网金融的观察者指出,明星、媒体、知名学者、一些地方政府,都被这些理财平台当作“信用背书”的工具。而随着这些理财平台的倒下,是这些背书的信用破产。其对社会信用体系的破坏是巨大的,而重建这些信用,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此次中晋系出事,一些上海市民愤愤不平。因为一直在黄浦江两岸居民心目中比较神圣的几栋外滩知名百年老建筑,也卷入了这场风波,外滩原三菱洋行成了中晋合伙人俱乐部,大楼正门上挂有“中晋1824”字样;中晋1824博物馆设在了外滩5号日清大楼内;外滩8号的金延大楼,也成为了中晋系的办公场所。除了外滩,在陆家嘴,中晋系也基本租下了上海每一栋地标作为自己贩卖骗局的场所,包括未来资产大厦、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都有中晋系的办公楼层。

  在中晋系此前的广告中,无不夸耀其显赫的办公位置。日前,北青报记者逐一探访这些黄浦江两岸的中晋系的场所,已经无一不是大门紧闭。“无论这些包装如何的华丽与高尚,但其核心不变——无非是一个现代版的庞氏骗局。”

  中晋曾经打造了一支中晋帆船队,悬挂中晋系广告牌的轮渡日夜游弋在黄浦江中,如今,“船”翻了,只剩下13万投资者和他们一时要不回来的本金。(文并摄/特派记者朱开云上海报道)

  财经观察

  互联网金融乱象摧毁了信用体系

  在e租宝、泛亚事件、大大集团、金鹿财行等相继出事之后,又一个百亿级理财平台中晋资产倒下,媒体的报道以及公众的关注点大多还是聚焦在他们的诈骗属性上,包括超高收益许诺背后的骗局以及投资者拿不回本金的悲惨。

  在采访过多次此类事件之后,北青报记者认为,中晋资产这样的诈骗平台对社会最大的危害其实是对商业社会信用体系的摧毁。此前,普通老百姓心中有一把标尺,用于衡量所接触事物的真实程度,明星、学者、媒体、政府等是这把标尺上的计量单位。特别是对于像金融产品这样的复杂事物,普通老百姓可能缺乏判断其真伪的能力,他们只能借助心中的尺子。但现在,这把尺子没有了。

  当这些骗子们利用老百姓的传统认知,通过明星代言、学者站台、媒体报道、政府支持的“信用背书”方式来达到其行骗的目的。一旦骗局被拆穿,原有的信用体系就荡然无存了。

  近几年,互联网金融大火,互联网金融类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市场是建立在一个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政策监管的“三无”环境中,甚至几乎没有任何金融背景的企业都能借助于互联网金融分得一杯羹。在出事的企业中,许多涉嫌非法集资、自融自保、拆标、资金池、跑路等问题。但这些企业往往只是出事以后才被追责,而此时的追责往往于事无补。

  互联网金融乱象和无数百姓被骗的背后,监管的缺位要承担主要责任。金融监管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步伐。在中晋事件中,其奢华的包装与宣传并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其“庞氏骗局”的特征,稍有金融常识的人都能一眼看出,监管部门却放任其日益做大,最终导致局面难以收拾。

 

 

相关链接:

起底中晋系:“独特”合伙人模式疯狂圈钱
警方查处中晋系 实控人徐勤等20余核心成员被全部抓获

 

声明:所有来源为“海口晚报”、“海口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898-66835631(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编辑:王善栋]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法律声明| 常年法律顾问|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