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口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 海口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
新闻搜索:
  广告热线:0898-66835635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财经股市

旧衣回收进社区别沦为摆设 流程还需升级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8-08 16:54

  每到换季时,家家户户总能整理出一批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闲置衣物。打发给亲戚?“消化”能力毕竟有限;捐献给山区?又要搭上高昂运费……如何给这些衣物找个好归宿,成了困扰许多人的难题。如今,不少小区里可以看到旧衣回收箱,似乎为市民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

  使用

  “捐了总比扔了强,

  心理上觉得物尽其用”

  家住兴隆家园的徐莉最近发现,北门入口处,多出两个一人多高、并排摆放的蓝色大铁箱,正面下方写着“一家衣善”旧衣物环保回收箱。

  “正愁家里那些淘汰下来的衣服没地方处理呢!捐了总比扔了强。”徐莉从衣柜里挑出十多件成色尚好,但很少再穿的衬衫、外套和裤子,洗过晾干后,用大袋子装着拎到回收箱前,“投放口那儿有挡板,看不到里面有多少衣服。”回收箱侧面,张贴着爱心衣物回收捐赠流程,“看起来还挺专业,起码心理上觉得算是物尽其用。”

  类似的回收箱,田博在溪城家园也见到过。这个位于3号楼和4号楼之间花园东侧的黄色大铁箱上,写着“地球站公益创业工程”。除了正面画有的服装、鞋子图案外,侧面还有耳机、玩具等小件物品的标志,“从名字上看,叫‘家庭闲置废旧物品收集箱’,有点像‘大杂烩’版本。”

  一天中午,田博把刚刚整理出的十来件旧衣服装进纸箱子,特意从家搬来,“有好多小孩的衣服,包括春节穿的红色棉服,还挺新的,就想着别浪费了。”田博打量一番,发现投放口又高又小,要想把一大包衣服塞进去,着实需要费些工夫,便随手放在收集箱旁。“我在小区溜达了一圈,等再回来,刚好看见几个大妈正在那儿分衣服。”田博有些无语,只好自我宽慰,“反正给谁不是给,总比当垃圾要好。”

位于兴隆家园的旧衣物回收箱。

  崇文门西大街6号楼和8号楼之间的过道上,同样摆放有两台衣物回收机。机器上方的投放流程显示,使用者需要微信关注“帮到家”并注册,把注册的手机号写在纸上,再将写有手机号的纸张及衣物放入袋子封好,投递进入衣物回收机,专业分拣之后,积分会自动充进账户里。由于这里并不临街,位置相对隐蔽,箱体颜色又不算鲜艳,附近很多居民甚至从不知道它的存在。

  运转

  “一年总共要收500多吨,开销200万左右”

  从全市来看,“一家衣善”算是新近入场的年轻成员。据北京市妇联社工部副部长李雪松介绍,回收箱从今年3月开始设立,共计投放箱体173个,主要分布在通州区、东城区和朝阳区,目前配备2辆箱体运送车和1辆衣物回收车。

  “通常来说,每个箱体点位平均7到10天回收一次,部分点位2天就要回收,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增加相应点位的箱体数量。”李雪松表示,每个箱体每月可回收旧衣物100公斤左右。双重分拣后,从中挑选出八成新以上、无破损的衣物,按照男装、女装、童装分类,并经过两小时清洗烘干和一小时臭氧、紫外线消毒,进行熨烫、整理、打包,送到贫困家庭等有需要的人群手中。对于不符合转赠标准的旧衣物,将分解为再生纤维、无纺布原料等其他深加工产品。平均下来,每件旧衣物的处理成本大约需要2到10元。

  相比之下,地球站公益创业工程则称得上“元老级”成员。“在环保部指导下,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早在2013年就开始做。”据项目主任商慧介绍,尽管“地球站”被民政部列为中央财政支持的社会组织示范项目,但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质疑声还是随即涌来,“有问我们是什么人的,还有问衣服捐了以后给弄哪儿去了,甚至觉得我们跟拾荒的没什么两样。”

  据商慧回忆,当初团队的工作人员一遍遍地到社区、机关、学校宣传推广,还主动提出给十个示范区配设备,送电脑和打印机,但对方都不太愿意接纳,“有的是出于安全考虑,怕无人值守,存在隐患。我们只能尽量找有保安、有监控的地方,争取能最大程度地降低这方面风险。”

  经过努力,“地球站”投放的箱子从第一年的50个发展到目前300多个。“我们只有一辆金杯车,早上七八点出去,晚上八九点回来,每天收两趟。”商慧表示,每个箱子都有一个联系人,箱子上还有热线电话供市民免费拨打。除了收集箱外,这辆车还要负责一些公司、医院等合作单位搞活动时的衣物回收,“赶上春秋换季需求量大时,我们就只能租别的车。一年下来,总共要收500多吨。”

  商慧给记者算了笔账,“为了维持日常运转,我们在上庄路附近租了个100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作为仓库,再加上司机、分拣工等二十多人的团队,一年各项开销就要200万左右。”

  期待

  “自己建一个回收工厂

  按照规范去做”

  “收来的衣物主要有三个处理渠道,一是捐赠,二是义卖,三是回收再利用。目前看,捐赠占的比例其实很小。”商慧坦言,这种现象在业内相当普遍,“我们有一个做公益的圈子,大家曾经统计过,捐赠所占的比例都不会超过收取量的10%。我觉得这都算说高了,像我们收500吨,要捐50吨的话,物流成本也很夸张。不说远的,就是送到内蒙古,都很难出得起。”

  “我们经常在网上看有贫困地区缺衣少穿,但那些往往是在偏远山区,快递货运都不方便送达,只能中转,需要当地支持,这就很困难。有些地方直接跟我们说,与其千里迢迢送旧衣服,还不如把运费捐给他们。”在商慧看来,旧衣物的处理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很多公益项目立意虽好,但不具备可持续性,一旦出资方‘断供’,就没办法维持下去。”

  商慧表示,“地球站”之所以坚持做义卖,正是为了实现自我“造血”,目前全市开设六家爱心超市,主要分布在五六环之间,成了农民工的“淘宝店”,“刚开始很多人不接受,觉得我捐的衣服凭什么让你拿去卖了挣钱。我们就实事求是跟对方解释,这些钱除了维持项目运转外,还会再次捐给其他弱势群体。况且,一件原本不想要的衣服,以五块八块的低价卖给农民工,本身也是一种公益。”

  “剩下还有一半左右的衣物只能回收再利用,到工厂打成纤维,用来加工农用保温材料等。”商慧说,这些衣物并非不好,只是不符合农民工需要,“好好的衣服送去回收,其实挺可惜的。我们有合作伙伴曾经尝试在社区开店卖,结果不到半年就倒闭了。很多人还是会顾忌面子,宁可到网上买二手的,也不想去实体店,怕人看见。”

  让商慧头疼的还不止这些,“目前二手衣物的流通方面没有明文规定,我们虽然觉得应该做,但总归缺少政策支持。有关部门可以提要求,比如这些店需要具备哪些资质,我们也好有章可循。”

  这些年来,商慧一直试图为待回收的衣物找个靠谱的下家,可惜至今未能如愿,“多数都是小作坊,几乎没有一家规模足够大、各方面都比较正规的。”商慧告诉记者,目前在国内,如果按照严格流程处理或再加工一件旧衣物,成本甚至要高于造一件新衣服,“主要是产业不成熟,规模不够大,成本降不下来。我们希望以后能自己建一个回收工厂,按照规范去做,让资源实现再利用。”

  主笔 宗媛媛 

 

 

相关链接:

衣橱换季又不舍得花人民币?它能解锁你的一百件旧衣
年末旧衣回收箱“爆满” 海口“衣旧不舍”行动受欢迎
带血旧衣翻新成外贸尾单?广东陆丰巡查未发现非法工场
垃圾场太平间带菌带血旧衣 被翻新成外贸尾单

 

声明:所有来源为“海口晚报”、“海口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898-66835631(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姜雨薇] [编辑:胡恺睿] 
热词推荐:双创_海口双创_海口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_海口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_海口市创卫_海口创文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海口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等作品,版权均属海口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网友回帖

2010-2018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