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椰城原创
丝路行草(组诗)
来源: 海口网 作者:高亚平 时间:2017-08-12 10:40:58 星期六

  车过河西走廊

  祁连隐隐 可以看见

  山顶

  雪的帽子

  廊道随车行铺开

  铺开的还有 北山 草场

  和一页页历史

  看不见匈奴人的影子

  他们面色如纸

  唱着哀戚的歌

  在两千余年前已黯然离去

  他们来不及带走的骆驼

  如今还在草场上游荡

  变成了一匹匹 无人照看的

  野骆驼 在古长城下

  自由地觅食

  没有了战马的嘶鸣声

  没有了兵器的撞击声

  张骞 霍去病 班超 鸠摩罗什 玄奘

  已走进发黄的书中

  走进我们的心中

  蓝天白云下

  绿洲比廊道生长得更长

  一直长到 远天的深处

 

  嘉峪关

  汉时的一张马料单

  从大漠的深处 飘起来飘起来

  飘到我的眼前

  如将军的一声叹息

 

  我站在嘉峪关的城楼上

  看到李将军的军队出发了

  看到李将军射惊了卧在草丛中的

  一只石虎 那虎一声长啸

  搅起戈壁滩上的一天烟尘

  匈奴在烟尘中狼奔豕走

  单于在烟尘中遁逃

  大小七十余战

  战漠风战饥渴战匈奴

  战无不胜却战不过自己数奇的命

  将军一声长叹

  终于垂下如猿的手臂

 

  两千余年后一个七月的正午

  我来到嘉峪关 关内关外

  已不见刀剑的闪光

  城楼的屋檐下 铁马静卧如鸽

  唯有漠风 肆无忌惮地

  在城门洞内 来回穿行

 

  长城第一墩

  夜色如蜘蛛

  暗暗起动着复脚

  大漠上的最后一抹晚霞

  被吞噬 漠月如镜

  高挂黛色天空 苍凉似

  戍关将士的心

 

  长城第一墩悬挂山巅

  近在咫尺 我用一生的气力

  却不能走近

  守门人说 天色已晚

  没有上司的命令

  不能入内 一瞬间

  我竟有些恍惚

  以为自己来到了汉时嘉峪关的城下

  那守门人

  就是尽职尽责的戍关边卒

  而我就是被盘诘的过关人

 

  没有怨怼 我知道他们是对的

  他们是戍边人的后裔 况且

  天这么晚 万一放进了匈奴人的奸细

  好在漠月很亮

  一如秦时一如汉时

  照我这个长安客

  心如一河澈洁的水

 

(编辑:王秋芳)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法律声明| 常年法律顾问|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