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最新推荐
遇见瀑布下的东风村户外驿站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小米飞猫·罗伶 时间:2017-12-13 09:47:21 星期三

  

  王哥家煮酒的大锅。

  山林深处有人家。

  ■ 小米飞猫·罗伶

  阳光会转瞬即逝,但山风乍起时,云雾飘渺处,总有人会举起一枚盛满阳光的酒盏,回应月夜的花香,泉水的吟唱,敬人生寂寥,醉得淋漓酣畅。

  穿过最后一片水面,以及如画的槟榔林,我们来到那个未命名的瀑布山脚下。那里有一间简易的民居,在这么深的大山里显得异常孤零。

  已接近傍晚时分,厨房里飘起炊烟,与山野中的薄雾交织在一起,令空气中多了一丝人烟。我绕着民居走了一圈,周围很安静,后院连接着灌木丛,有一群毛色漂亮、体态矫健的鸡在地上啄食,突然间,在我头顶至少3米高的树枝上,一只深红色的公鸡“嗖”地飞了下来,迅速窜进灌木丛,我和啄食的鸡们都被吓了一跳。也许是因为我的尖叫声吸引了看家护院的狗狗,它们从某个角落里狂奔出来,冲着我奋力狂吠。

  听到狗吠声,主人走了出来。那是一位三十出头自称王哥的男子,一脸自来熟的表情,开口就说看瀑布是吧?来回要四个小时呢,等你们爬到瀑布那儿天就黑了,要不住下吧,明天一早再上山,我给你们带路。我说不了,下次再来吧。他说别瞧不上呀,我们这里可是大名鼎鼎的东风村户外驿站哟,经常有自驾的、骑行的、徒步的城里人来我们这里露营,去年“五一”假期,帐篷从我们家门前一直排到前面那个溪边,有七八十号人呢。

  在这荒郊野岭中遇见一个驿站、一户热情的人家,这是怎样的一份惊喜。自小深受武侠小说熏陶的我最迷恋这样的桥段——一个游山的大侠,在渺无人烟的深山里孤独地走着,突然看见万绿丛中飘展着一面红色的酒旗,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家客栈。大侠走了进去,把宝剑卸下放在桌上,点上一壶老酒和三斤牛肉,那一夜,他就这样,在世外桃源中宿醉一场,将万丈红尘中所有烦忧统统抛掉。这画面太美,我也想要。

  当然,这门前并没有高挂的酒旗,只有一些晾晒的衣服透着家的味道。这个地方当然也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旅游驿站,但在人烟稀少的大山里,通往瀑布的必经之路上的这个民居的确为远道而来的人们提供了很多便利,因此它在驴友的世界里还真的是小有名气呢。

  王哥说,这个地方原本是什仍村委会罗柳东风村,也曾经住着很多人家,由于地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村民们陆陆续续搬走了,村子也曾一度变成了荒地。王哥一家搬到了县城做起了小买卖,按他的说法,他们家卖过水果卖过鱼,做过好多生意都失败了。在他13岁的那一年,恰逢橡胶、槟榔的价格走俏,他们便卖了县城的房子回到村里,在荒地上种起了橡胶和槟榔。那时他们居住的房子比现在这个简陋多了,是用茅草和竹子搭建的,再用一张三色帆布盖在屋顶上遮风挡雨。

  说起这些,王哥并没有太多的唏嘘,因为即便那时生活很清苦,但大山里的孩子们娱乐项目可真不少,坐拥这一大片山野,他们可以任意撒欢,比如采摘野果,下河摸鱼、拾螺。他说那时的孩子,在河里畅游,一游就是一整天。回忆起这些让他很骄傲,他说这才是最美好的童年,“比城里的孩子吃了100个棉花糖还要甜”。

  后来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当年种下的农作物给了他们一家丰盛的回报,水泥路通到了三公里外的村口,电线也架到了小山坡上,退伍回家的他挑起了家业的大梁,喜爱户外运动的他结交了很多朋友。朋友们时常会成群结队来到这个被他骄傲地称为“东风村户外驿站”的地方,一起爬山,看瀑布,下河摸鱼、拾螺,上山砍竹子做竹筒饭,烧烤,然后在铺着芭蕉叶的长桌上摆上驴友们自带的食物或他们家烹制的农家菜肴,喝酒、唱歌,肆无忌惮地欢乐,像他儿时那样。

  说到他们家能为驴友们提供的农家料理,王哥更加嘚瑟。那些在后院吃虫的走地鸡自然是令城里人垂涎的山野美味,而他们家喂养的猪也是难得遇见的美味呢。为了向我炫耀他家的猪,他拎着一桶酒糟倒进后院的两个切割成容器的汽车轮子里,然后向灌木丛的方向公式公式地叫了一阵,于是大大小小的猪们便飞奔而来,加入鸡的行列,围着轮胎享用起酒糟大餐。没错,就是酒糟!吃酒糟的猪你见过吗?

  话说他们家的猪,品种真的很奇特,大猪长得还比较正常,只是鬃毛很长,有些神似野猪,但小猪与普通的猪就很不一样了,黑色的小猪长着褐色的斑纹,没有斑纹的小猪却长着金色的毛,超萌超可爱哦。权威的解释是,原本他们家养了一只平凡的母猪,因为是野外放养,母猪常常到山里溜达,某天邂逅了一只雄性野猪,它们开始交往,然后就有了传承野猪基因的爱情结晶,再后来,母猪不停地故技重施,王哥家的野猪就越来越多了。王哥说来到这里的城里人不仅能吃到走地鸡、河鱼、百花菜、竹筒饭,运气好的还能吃到这珍贵的猪肉呢。

  仅凭这一点,对一些如我一样的饕圣而言,爬不爬山、看不看瀑布也许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了,能遇见山脚下的这个驿站,能寻得一丝山野滋味,已经足矣。

  黄昏的时候,谢过了王哥的晚餐邀约,我们向他告辞。穿过他家的厨房时,没有闻到饭菜香,却出乎预料地看见他的家人在煮酒。那时炉火正旺,炉上有一个大锅正冒着蒸汽,有一根长管连接着大锅和炉旁的一个酒缸,滚烫的米酒顺着这根管流进缸里。我曾无数次想要一睹这种古老的酿酒技艺,没想到无心插柳,竟然在错过瀑布之后见到了,人生充满惊喜呀。

  我一定是在听着王哥的家人详述米酒的酿制流程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酒缸,不然王哥为何会赶紧拿来一个勺子,拔掉滴酒管接上一勺递到我面前呢?如同我人生中经历过的许多第一次那样,这一天,我在瀑布山脚下的这户人家里尝到了生平第一口滚烫的米酒。喝完之后,我说,嗯,起码有50度。王哥举起大拇指说厉害。也正是这一天,我才知道,原来米酒是越煮越淡,并且滚烫时浓,纳凉后淡的,像爱情一样。突然间想到一句话——“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思绪放空了很久。

  那传说中的瀑布,我至今仍无缘一见,那瀑布山脚下的人家却是我猝不及防时最好的遇见。我在写这一章节的时候,珍姐给我发来短讯,她说又去爬山了,目的地是瀑布后面的铁钻岭,并且山顶的杜鹃花开得漫山遍野,美得令人心颤。她说为了能登上铁钻岭,她要背上一个移动的家,在深山峻岭穿越徒行四天三夜。因为单反太重了,没带,手机也在爬山的时候摔坏了,所以这一程没有图片记录,那些美好的都记在心里了。也许我永远都无法如她这般轻而易举看遍大山最深邃的盛景,但我很满足我力所能及的遇见,正如我在瀑布的山脚下遇见的这个驿站,小景致、小惊喜,以及纯朴快乐的人们。

  那一天,我跟王哥互加了微信,现在我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他经常会告诉我一些关于驿站和驴友们的趣事。我曾经问过他,在这样的荒郊野岭,你晚上一般会干些什么呢?他说拾螺呀,用尖椒炒一炒,再整点烧烤,然后去酒缸里瓢一壶酒,就很开心了,这就是山里人的生活呀。是啊,这何尝不是压力山大的城里人羡慕垂涎的生活呢?那些欲望满满的人们,一辈子奋斗打拼,不就是为了可以这样快意地活着吗?在我们的认知层面之外,在我们固有的快乐定义之外,有些人,有些不一样的活法不经意间就给了快乐不同的诠释,也给了我们全新的启示。这当然也是琼中给我的礼物。

 

 

相关链接:

海口琼山区甲子镇设立全镇首批禁毒流动宣传驿站
什日宛骑士们的公路驿站
户外职工驿站走红申城 环卫工外卖员点赞专属“避风港”
厕所变“驿站” 呼和浩特新式厕所获市民点赞
餐饮老板为环卫工建驿站 每月提供600余份免费午餐
首批“导游驿站”将亮相北京 助力文明旅游
南渡江畔建起绿色休闲驿站 海口白沙坊公园完工

 

 

(编辑:王思畅)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法律声明| 常年法律顾问|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