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椰城原创
西瓜苦恋
来源: 海口日报 作者:鲍安顺 时间:2018-07-13 10:14:58 星期五

  文/鲍安顺

  如今回故乡小镇,一年四季都能吃到西瓜。而我以为,夏天吃西瓜最有意义,那不是大棚培植的,原汁原味,有人称生态西瓜,我家乡的土语说它是“本西瓜”。

  从小好动,嘴又馋,在小镇上吃西瓜的偏好之事,总是铭心刻骨的。那时,因为家里很穷,没钱买瓜,常常看着街头小摊小贩们吆喝着,在竹床或者小条桌上整齐摆放着切成了一块块的鲜红西瓜,让人垂涎欲滴,口水直往肚子里咽。当时,很讨厌那小摊小贩们的洋洋得意,觉得那叫卖声就是挑衅声,声声难以入耳。

  记得童年时的西瓜很便宜,两分钱就能买到一块。父亲给了我五分钱,让我买瓜解馋,我没有舍得买,便把伍分硬币装在口袋里,偶尔拿出来,放在手心在伙伴面前上下翻滚抛掷着,那炫耀的劲头比小摊小贩们更加兴奋。可是,那在手中玩着的硬币,不小心失手落地,连滚带爬地滚入路边的水塘里,一眨眼就泛着水泡无影无踪了。为此,我懊恼了很久,以至于每天见到街头那红红的西瓜,像见了又爱又恨的仇敌一样,不敢正眼视之。

  没有西瓜吃,有人就去收集瓜皮。说是给猪吃,其实也有人把别人没吃干净的瓜再吃一遍,或者把那瓜皮的白色肉瓤切块,晒干后,做菜下饭;那筋道的干瓜味,可做成辣味,也可做成汤,反正五花八门,各家有各家的招数。多年后我想,那吃的不是西瓜,是菜瓜。

  夏天,小镇上买卖西瓜的情景,是一道风景线。我的父亲就曾满头大汗地推着架子车,走街串巷,四处吆喝着卖西瓜;我的母亲,也在街头摆摊卖瓜,她从不吆喝,更多时候是不让我靠近,也不给我吃。母亲说,那西瓜是血本钱,一家人指望着卖了它,才能买回来油盐柴米。

  后来有西瓜吃了,我不再对偶尔能得到切成了一小片的瓜,像猫舔舐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细细慢咽。常常买回来几十个西瓜,一口气连吃几个;吃西瓜,从切瓜到吃进肚子里的时间,似乎在一瞬间发生,酣畅淋漓,快感极佳。有时因为吃多了,夜晚闹肚子,被父亲送到医院里。那医生笑我,说我不像馋猫,像傻帽。

  当我长成少年时,因为西瓜,还干过十恶不赦的傻事。就是在小轮船的码头上,许多光着屁股的一群野孩子,从江水中像黄泥鳅一样爬上驳船,双手抓住铁链条,等着上轮船的小贩们,肩挑着一担担西瓜急急忙忙地乘船去城里卖。我们一群孩子,胆小的睁大眼睛看着一筐一篮的西瓜非常耀眼,而我是属于胆大的,从那一筐一篮的西瓜里抢了一只,抱在怀里,纵身跳入长江的滚滚浪涛里。然后,游到岸边的角落,开始饕餮大餐。当时,那样做,并不觉得不堪,反而觉得痛快。多年后想起来,仍然忍俊不禁,可是笑后却很伤感,虽然没有流泪,却似乎有心血在胸中流淌。

  后来,我喜欢在绿树掩映的乡野散步,看村烟袅袅,独自走在阡陌小道上,去肥沃的乡野看瓜农种植西瓜。我才知道,瓜农从深翻细耕,到栽苗施肥除草,再到管护和收获,期间的辛勤付出太多了,尤其是夏日里洒下的汗水,简直流成了河。然后,他们还不一定有付出就有收获。有的瓜农忙了几个月,不是因天灾人祸,也因选择的种瓜地的土壤条件不适应,而一无所获。当瓜农望着瓜藤萎蔫了的瓜地,看着偶尔有几只像鸽子蛋大小的袖珍西瓜时,他们眼含泪水,呆若木鸡。

  近些年,偶尔在夏天去小镇,也能看见卖瓜的瓜摊。看着那大汗淋漓的卖瓜人,我不自觉想起了瓜田里艰辛的瓜农,还有我早年逝去了的如烟生活。我的心里很苦,却也很甜。那苦中有乐,甜中有泪,依稀还掺和着追思和悔恨。

(编辑:王秋芳)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版权声明| 常年法律顾问|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8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