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口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 海口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
新闻搜索:
  广告热线:0898-66835635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聚焦海口> 原创

守坝人张黑弟忠诚当好三江农场群众“守护神”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6-05-26 15:26

  海口网5月24日消息(记者曾毓慧)远离城区,远离乡村,在三江湾大坝上,常年驻守着一位朴实的守坝老人。今年,已是他独自守护三江湾大坝的第38个年头。 在三江农场人眼中,他守护的这座大坝,关乎着万亩鱼虾池塘乃至近千名群众的安全,作为大坝最忠诚的守护者,他的名字叫张黑弟,是一名拥有39年党龄的老党员。

  在三江湾,全长9公里的三江湾大坝屹立在入海口处。南边,是数万亩鱼虾养殖塘和农田,渔农丰收尽在眼下,这里还居住着近千名群众;北边,是一片片郁郁葱葱的红树林,风景美不胜收。

  大坝上的那栋三层小楼里,住着一位守坝老人,叫张黑弟,是三江湾大坝管理员。巡坝是张黑弟每天的必修课,20日一大早,张黑弟一起床就独自沿着大坝防潮堤巡视,“石坝这侧很结实,但土坝那侧就不能有半点马虎了,一有裂缝就要及时补好,一有洞穴就要及时填上。”巡坝归来,张黑弟要根据潮汐规律调整大坝闸门,既保证大坝旁的鱼虾池塘换水、蓄水,又保证周边农田不被淹着,水位怎么把握,在他心中有“一把尺”:大坝的水位保持着与路面大约60厘米的落差,那是比较合理的。

  1975年,张黑弟在原海南省国营三江农场农业17队参加工作。那年,三江湾围海造田修筑大坝。3年后,大坝完工,农场原想安排张黑弟担任生产队干部,但他主动请缨守坝:“我读书少,没有多少文化,怕干不好生产队干部;再说了,大坝总要有人来守,我还是来守坝吧。”从此,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今张黑弟已从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变成了两鬓斑白的老人。38年如一日,张黑弟坚持着他的守坝生活。“我只是守好坝,很平凡。”朴实的张黑弟说,正是他在平凡岗位上的执着,才让人动容。

  危险之际敢担当

  远离城区、远离尘嚣,甚至远离乡村,30多年如一日。如果不是超强台风“威马逊”来袭,或许张黑弟和他守护了30多年的大坝,几乎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那天,风大雨急,大坝水位越涨越高。此时,巡坝、及时向农场“三防”指挥部汇报汛期险情尤为重要。张黑弟最放心不下的是石坝和土坝接缝处,“那是最容易溃坝的地方。”张黑弟顶着狂风骤雨出门,由于风太大,他只能一边紧拽着大坝两侧的栏杆,一边匍匐着身子向前挪移,200米的路程,他爬了大约半小时。当爬到接缝处看到,已开始出现明显缺口,大坝两侧的水位落差也已超过2米,趴在大坝上能明显感觉到整个坝体在颤动。张黑弟意识到,这一回大坝怕是扛不住了。下午1点,他拿出用塑料袋紧紧包扎的手机,向分管“三防”的副场长周经业告知险情。

  女儿张蔓玲清楚地记得,也是那个时间点,她打电话原本想多关心父亲两句,但还没来得及多说就被父亲挂断了,“他说那会已断电了,手机快没电了,要留着电量随时向农场汇报防汛险情。”之后,水位每上涨10厘米,他就会即时拨通周经业电话汇报,传回了很关键的汛期险情。3个小时后,石坝和土坝接缝处果真溃坝,数万亩鱼虾池塘和农田瞬时被淹。幸运的是,此时农场已将400多名群众转移到安全区域。

  “老实话,那时整个大坝都在颤动,我也害怕,万一溃坝了,我被水冲走了就没命了。”事隔2年后,张黑弟每每回忆起仍显得心有余悸,但他说:“我是守坝的,也是党员,即便再有一次那样的危急时刻,我也绝不会撤。”

  艰难之时见忠诚

  21日,三江农场场长、党委书记郑作东组织召开“两学一做”先进事迹报告会,受邀前来主讲的正是已61岁的守坝老人张黑弟,他用朴实的话语讲述着一个个守坝故事,感动着每一位听众。

  张黑弟记得,30多年前,刚守大坝时,为最快速度摸清潮汐规律,及时开关闸门,他决定住在大坝上。那时大坝没有通电,只能点煤油灯;没有淡水,要想煮饭炒菜或洗刷,就得摇着小木船载着桶,到数公里外的农村装井水。盛夏的夜晚尤其难捱,无论是巡坝中,还是卧床时,蚊子叮咬全身。他也记不清,有多少回巡坝时险被毒蛇咬到。十几年前,他曾亲眼看到,有捕蛇人一天内在大坝旁捕获8条毒蛇,其中多为眼镜蛇,最重的有五六斤。

  在水坝仓库里,张黑弟珍藏着一个又大又重且略带锈迹的“宝贝”——近百斤的铁质“葫芦吊”,用于手动开关大坝水闸。这样的“葫芦吊”,在2014年三江湾新坝换用电动闸门之前,张黑弟足足使用了36年。原先大坝共有8道石块闸门,每道重约1吨,挂钩、起吊,挪移,每一次开关闸门,张黑弟都要独自来回搬动这个近百斤的“葫芦吊”,闸门再加上水的压力,每一次起吊闸门要负重两三吨,这是一个技术活儿,也是一个十足的体力活——8道闸门全部吊拉到位的话,至少要耗费两三个小时,每一次起吊闸门的铁链条碰击声响,背后都是张黑弟一次又一次的体力透支。

  3年前,在距大坝约数公里外,张黑弟的新房建好了,但妻子王淑英说,张黑弟回新房过夜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逢年过节,他在家里睡觉都“不踏实”,总念叨掐算着半夜几点要起来开闸放水。也许,在他的心中,那座孤独的大坝才是他的归宿,只有日夜守护在大坝上,睡觉才能踏实。

  退休之后再坚守

  看得出,张黑弟是个实实在在的“热心肠”,每回巡坝归来,或每到养殖繁忙期,他时不时会抽空为周边的养殖户和农户搭把手帮下忙。

  养殖户孙庭优说,说起守坝,可能会有些不知情的外人会觉得,这份工作很轻松,很简单,顶多是有点无聊,有点孤单而已,“你要是有这种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只要是大坝旁的养殖户和种植户,从每天水位的细微变化就能知道,张黑弟此刻又在盯守着水位,又在寻思着该放多少水,该蓄多少水。在众多鱼虾养殖户和农户的心中,张黑弟不仅是一名尽职的守坝人,还是周边万亩鱼虾池塘和农田,乃至是他们生命的守护神。

  这几年,三江农场迎来了快速发展期,2014年三江湾新坝建成正式投用,周边生活条件得到明显改观,三江湾也修起了水泥道,直通往三江农场场部和毗邻的省道,可如今张黑弟已经61岁了,虽然去年他已到退休年龄,但大坝的安全仍然是他最大的牵挂,通过农场返聘,他继续坚守在大坝上。据了解,农场也已聘请另外一名年轻的管理员给他当守坝帮手。

  “我想,我这辈子就是离不开这个大坝了,只要身体扛得住,我会一直守下去,一直守到干不动为止。” 张黑弟说道。

  

  

相关链接:

美丽乡村建设的带头人 记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委会主任洪义乾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曾毓慧] [编辑:王善栋]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海口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等作品,版权均属海口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网友回帖

2010-2018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