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价格等因素,不少内地人开始到香港购买药品。香港西环一家大药房的老板告诉记者,一天销售额有10万港元,其中内地人约占一半。   内地与香港药品价格到底相差多少?原因何在?到香港买药存在哪些风险?如何规避?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您当前的位置 : 国内新闻>

内地以药养医推高药价 港同种药品有些便宜1万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3-08-14 07:02

  制图:张芳曼

  一种治疗乳腺癌的药品,香港价格只有内地的60%

  在港买药为啥便宜这么多(深阅读)

  核心阅读

  最近,因价格等因素,不少内地人开始到香港购买药品。香港西环一家大药房的老板告诉记者,一天销售额有10万港元,其中内地人约占一半。

  内地与香港药品价格到底相差多少?原因何在?到香港买药存在哪些风险?如何规避?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内地香港药品差价有多大?

  同样规格药品有些可差1万元

  在香港铜锣湾骆克道一家大药房,内地来的旅客郑先生想为朋友购买一种治疗乳腺癌的药品——赫赛汀。赫赛汀在内地多数省份并未纳入医保目录,属于患者自费药。

  药房售货员报出的价格是港币23000元(约合人民币18400元)。售货员还拿出一本小册子,上边标明了内地的售价,“同样规格的赫赛汀,内地卖人民币25000元。”郑先生说。虽然比内地便宜6000多元人民币,郑先生还是货比三家,发现西环德辅道一家药店报价只有18500港币(约合人民币14800元)。

  北京肿瘤医院一位药师告诉记者,440毫克的赫赛汀在北京价格为24500元人民币。

  香港西环一家大药房的老板告诉记者,一天销售额有10万港元,其中内地人约占一半。铜锣湾一带的药房,这一比例更高。

  内地药品为何比香港贵?

  专家认为内地“以药养医”推高药价,香港免税拉低药价

  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认为,香港药价便宜,得益于药厂到患者之间极其精简的销售链,没有中间盘剥。而且政府管理的医院,由医管局采购药品,不能有佣金,公立医院用药费用由政府负担,药品都是原价销售。而内地的药店或医院普遍会有药品加价,以及有明里暗里给医生的佣金,“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最终都要折入药品售价。所以,药厂定价时还要考虑佣金、层层分销的费用等。

  赫赛汀生产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则解释说,香港实行免税,药价差距主要原因是税率。赫赛汀在内地的销售价格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同意。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郭云沛认为,差价源于两方面,一是进口药属于原研药,享有单独定价的权利,即使过了专利保护期,价格也维持在相对高位。二是从关税来说,香港比内地低。

  北京大学医学部药事管理教研室史录文教授介绍,进口药品定价一般分为三类:一类是按市场自主定价;一类是单独定价,包括原研药、专利药和独家品种,享受发改委的单独定价权利,赫赛汀就属于此类;一类是实行最高零售限价,一般纳入医保目录,与国内的药品定价方法相同。

  史录文认为,药品在内地和香港价格不同,除了与经济水平、用药习惯、公众认知度、医生用药习惯有关外,也与内地的药品价格机制有关,药品15%的加成抬高了药品价格。

  如何防止进口药物定高价?史录文认为,首先是对药品价格进行国际间比较,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相近、医保报销体制相同的国家,同种药物的价格应该相近。同时,要加强药物经济学的研究,对照国内相关药品的药价水平,为进口药物制定合理的价格。

  香港医生会受药厂影响吗?

  公立医院医药分开,医生用药一般不受影响;私家医生可被影响

  既然药厂与医生的利益关系是导致内地药价虚高的一个原因,那么香港的药厂和医生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在香港,药厂也会通过一些方式影响医生。比如,药厂出钱办研讨会,或者请医生出国参观药厂。交通费、食宿费都由药厂负责。“但是,活动必须跟业务有关系,如果是顺道旅游所产生的费用,比如景点入场费等,医生就要自己出钱。”崔俊明介绍,这类研讨会、出国参观,都要通过学会进行,而不是直接联系医生。

  “在香港,一是医生都有专业操守,二是他们收入非常高,不大可能为了蝇头小利而违背道德,所以,药厂对医生用药决策的实际影响力并不大。”而且,收受回佣要负刑事责任,一经廉政公署查实,医生的声誉和前程就会毁掉。

  但药厂可以影响私家医生,因为没有医药分家,私家医生可以决定用何种药。药厂给私家医生利益,可以通过买10送2的方式,医生卖给病人,则不会有优惠。

  香港公立医院如何限制医生开“大处方”、滥用药品呢?

  公立医院医药分家,独立的药剂师是防止医生滥开处方的把关人。用药的权力,掌握在医生手中,但是,配药的药剂师要核实处方,指导患者用药。虽然药剂师不会干预医生处方,但对剂量、服用建议等都积极参与。

  另外,公立医院内设的药事委员会,会定期检查每种药物的用量是否偏离正常。有了药剂师和药事委员会的把关,医生没法给别人多开药。而且,药房还会定期公布药品使用的重要数据,供各部门检查。崔俊明说,“公布的时候,每个部门的主管都很紧张,害怕一线医生滥用药品。”

  到香港买药是最佳选择吗?

  香港药店违规卖药不少见,顾客买药有风险

  为了赚钱,香港许多药房售货员见不到处方也会卖药给顾客,而且即使违规卖药被抓到,也只是罚款几万块了事。所以,违规卖药并不少见,但风险就要由顾客来担了。

  崔俊明分析,内地人来香港买药有三种风险:

  首先是售后服务难保障。药物都不是绝对安全的,很多药品在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发现问题,比如此前发生的塑化剂事件,这时药厂会通知医院回收,医院再通知病人。内地人在香港买药之后,药店完全不知道客户的情况,也就无法跟进售后,即使药品要回收,也难以通知到病人。另外,药店售货员并非专业的药剂师,一些病人必须知道的药品使用信息,比如有的药服完不能开车、不能躺下等,都难以保证准确传达。

  其次,在香港买药也可能买到水货或者假货。水货是指通过非正常渠道进入香港市场的药品,比如印度的药品,许多都比香港便宜。虽然水货药本身品质没有问题,但运送过程中有可能受到污染。

  最后,香港药店的价格是自由浮动的,尽管总体比内地便宜,但店员很可能提高价格卖给内地人。崔俊明说,“售货员要做生意,如果病人要买甲药,而药店没有,他会介绍乙种药更好,劝说顾客消费。”香港消费者委员会已经接到多宗此类投诉。

  崔俊明建议,到香港买药,如果是一般病症买药可找私家医生,这个渠道比药店更安全,因为私家医生一旦被发现卖假药,就面临吊销牌照的处罚,所以极少有人铤而走险。另外,香港对私家医生开处方没有限制,骨科医生也可开眼科药。

  如果到药房买药,最好选择在工作时间去,同时要求见驻店药剂师。法律规定,药房必须把药剂师的执业证书摆放在明显位置,这样就能确定谁是药剂师,药剂师也不会冒被吊销牌照的风险卖违规药品。

  湾仔骆克道义成药房刘汉豪提醒,严格来说,抗癌类药物大多是需要医生处方才能销售的。消费者要提防印度副厂产品,不要贪便宜买到假药。此外,大部分药房都不会有此类药品存货,需要订购。如药房称有现货,更要分外小心。

  (原标题:在港买药为啥便宜这么多(深阅读))

 

相关链接:

“道地药材”不再地道 中药材遭遇污染困局
欲降药价先治“会议费腐败”
失德医生进黑名单,苦才是猛药
国内首例兽药添加瘦肉精案告破 曾销往全国21省份
79家医院503位医生被指受贿 爆料人或曾为药企高层
迷幻药何以在中国大行其道

 

相关链接:
迷幻药何以在中国大行其道
79家医院503位医生被指受贿 爆料人或曾为药企高层
国内首例兽药添加瘦肉精案告破 曾销往全国21省份
失德医生进黑名单,苦才是猛药
欲降药价先治“会议费腐败”
“道地药材”不再地道 中药材遭遇污染困局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尹世昌 王君平] [编辑:戴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海口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等作品,版权均属海口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解海口一周热闻:月偏食在海口美兰国际机场夜空上演
图解海口一周热闻:“双11”海口市民消费趋理性
图解海口一周热闻:海口世纪大桥车祸受助者退回捐款
图解海口一周热闻:海口3-11岁人群开始接种
图解海口一周热闻:台风过境 海口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中国公民健康素养
2021年网盟百城寻根专题
海口新冠疫苗接种进行时
新一轮禁毒三年大会战
     
排行
 
礼让斑马线,正成为海口文明交通“新名片”
猪肉等食品抽检不合格 海口龙华区5家摊位获罚
海口首个安居房主体结构封顶 项目全面开始精装修
海口近9万名学生完成眼疾筛查 视力异常率达34%
海口美兰区新安社区获评全国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
海口综保区今年前10月累计完成营收1020.6亿元
促进可持续发展 世界建筑科技创新大会海口开幕
海南:汲取奋进力量 谱写新征程精彩篇章
海南:推动海南自贸港建设顺利开局
海口加强家风建设“最美家风”吹进千家万户
 
|
|
|
|
 
|
|
|
|
|
|
|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网络内容从业人员违法违规行为举报邮箱:jb66822333@126.com

琼公网安备 46010602000160号

  琼ICP备05001198号-1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