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椰城走笔
夜火车
来源: 海口网 作者:常聪慧 时间:2017-06-28 09:29:05 星期三

  我和阿媛约好一起去黄山,这是我们毕业前夕最后一次远游。

  我们登上通往黄山的火车。车顶的白炽灯光压下来,使对面的阿媛看起来像是浸在斑驳迷离的油画里。如果不是意外碰上宝福,我们也许会一直这么呆坐着,相互望下去。

  车厢入口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喝声,我抬头望去,一眼看到宝福,他堵在通道,身上背着一只红条纹编织袋,粗眉大眼,冲对面一个女人手舞足蹈又是笑又是喊。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宝福了,没想到我们会坐上同一列火车,并且他居然在我们上铺。

  “嗨,红秀,还记得不?”宝福兴高采烈地拍着女人的肩膀,对我开口。

  红秀抿嘴浅笑着,她周身利索,健康又经过细心保养的脸上有一对酒窝。她说着同样的方言,只是偶尔会蹦出几个京腔音节。

  我的记忆在家乡的土地上游弋,慢慢一段故事浮出水面。

  红秀和我们一个村子,一个村东,一个村西,中间隔着一条河。红秀八岁时和婶子去河边洗衣服,一只脚滑进水里,受惊的婶子只顾拿着棒槌傻愣,眼瞅着河里的人一起一伏就要沉底,这时候来河边玩的宝福“扑通”一声跳下去,救了她。那年宝福十一岁。

  宝福和红秀就这么好起来,宝福走到哪儿红秀就跟到哪儿。有人逗宝福,说红秀是你婆娘吧?宝福擦把鼻涕,真就跑回家让娘去说媒,笑得全村人一个个喊肚子痛。

  宝福早早缀学去城里打工,临走红秀送他一条雪白的擦脸汗巾,和绣着两个窝着脖子打瞌睡的粉鸟荷包。宝福一直不知那是两只情意绵绵的交颈鸳鸯。

  宝福一去就是五年时光,五年里娶个老婆也应该有娃了,可宝福像吃力的牲口,只知道跟着建筑队四处搬砖、和泥。宝福聪明,泥瓦匠的活儿学上半年就会了,半年后就升了大工,工资比小工多两倍。宝福没啥花销,开了工资就存在当会计的老板娘那里。

  宝福挺喜欢老板娘温眉善眼的微笑。那样的微笑让他想起老家的红秀,慢慢两张笑脸就叠合到了一起,含羞含情的。

  回村后的第一个晚上,宝福悄悄越过河去找红秀,红秀一见面,瞪着眼问他:送你的鸳鸯呢?宝福愣了,挠挠头,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直到红秀说是那个荷包,他才一拍脑门,说,丢了。红秀就哭。哭得扯心扯肺,让宝福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恨得扇了自己一个耳朵。红秀带着泪又笑,心疼地揉他的脸。

  提亲时,宝福拿着大包小包,跟在媒人身后。那天的小风真锋利呀,带着牙啃在人脸上,麻酥酥地刺疼。

  半道上,红秀的二哥三哥拦住他们,说,别费劲了,家里不同意,让捎个话,别当面拒绝下不来台。红秀的三哥哼着鼻子,说这几年家里磨面粉,搞深加工,挣下泼天的家产,眼红的人多了,都想打老妹子的主意,还是先掂掂自己的斤两再上门吧。

  宝福懵在当场。后晌他就登上开往北京的火车。

  关于宝福的事情我从二哥处听来,他们是同学。“你可真亏,我哥他们都说你呢。你明知道红秀喜欢你,想嫁给你,可你听了闲话就一走了之。”

  是啊,我混蛋,我对不起红秀。宝福一巴掌刮在自己脸上。

  红秀急切地拉住。眼里挂着泪:够了。

  快十点了,列车员提醒火车上的大灯要关闭了,旁观的人开始散去。

  上铺的人感动于这桩人生憾事,主动和红秀换了位置。

  这对邂逅的情人还在说个不停,我和阿媛商量把下铺让给他们。

  现在,一道窄窄却又如深渊般的过道将我和阿媛遥遥相隔。我看阿媛倦怠地闭眼躺在枕头里,灯光昏暗,看不清她的脸,不由探过身去,伸手抚摸她的秀发。阿媛睁开眼定定地望向我,早已是一脸泪水。

  一时,无边无际的栖惶漫上来,禁不住的凄凉,心里有什么东西都要碎了。

  游黄山之后,我和阿媛就要各奔东西,我留在北京继续读研,她要回东北老家,她的父母已经给她找好工作。工作,在毕业即面临失业的大学生眼里是一副黄金枷锁。我不由苦笑。我不能阻挡阿媛的幸福生活。

  这一夜,是两对情人的夜,火车上载着的,一个是相聚,一个是离别。

(编辑:王秋芳)

网友回帖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