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椰城原创
小黄猫
来源: 海口日报 作者:张亦斌 时间:2018-05-28 10:31:58 星期一

  文/张亦斌

  我家原是养过几条狗的。 由于是独门独户,离村子里其他人的房子远,母亲很早就养了一条狗,用来防贼。我记得那是一条小黄狗,摇着一条好看的小尾巴,每天跟随着我们进进出出。后来,我训练小黄狗抓老鼠,它居然很快就学会了,而且抓老鼠抓上了瘾,每天都要叼着一两只老鼠来表功。当小黄狗成了一条老黄狗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家乡到外地上学。那年暑假,老态龙钟的老黄狗没能熬过三伏天,无疾而终。我很伤心,抱着死去的老黄狗来到屋后的山顶上,山不高,却能遥望四周,我将它埋在那里,希望它还能经常看到我的家,还能为我家看门守贼。后来,家里陆陆续续养了几条狗,因为我常在外面奔波,也不记得了。再后来,母亲不愿养狗了,说,只见娘巴肚(巴肚,湘中方言,怀孕的意思),冇见崽行路,养的狗不是被人打死了,就是无缘无故失踪了。把狗养大以后不见了,伤心,还不如不养。

  这次回家,没听到狗叫,意外地看到了一只小黄猫。

  在农村人的眼里,猫不如狗。这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在农耕文化的传说中,狗对人类有恩,稻种是狗泅水竖起尾巴得来的,所以水稻的稻穗长得像狗尾巴,所以人们在过年的时候要用年羹饭喂狗,所以人们在每年第一次吃新米的“尝新节”要给狗留一碗。在历史典籍中,有“义犬”之说;在民间俚语中,有“狗不嫌家贫”之说。而猫呢,典籍中有“狸猫换太子”的记载,在俚语里也被说成“冇义”,意思是无情无义。现在的乡里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记得典籍的人没几个了,倒是个个变得很现实了:养条狗能够看门防贼,万一老了不中用了,还能有几十斤狗肉可以卖一笔钱;养猫呢,除了抓几只老鼠外,别无用处,还得一日三餐喂养着,不合算。

  母亲养的这只小黄猫约有半尺多长,皮毛发亮,看样子已经养了好长一些日子了。大多数时候,它蜷在桌子下,一动不动。有时候也会“喵喵”地叫着,在家里四处游荡。我担心它会偷嘴。母亲却说,这猫是皇帝投胎的,嘴巴刁得很,每餐吃的饭菜必须是热的,生的冷的一概不吃,怎么会偷嘴呢?我不信,从桌上的碗里夹了一块冷肉丢在小黄猫的跟前。小黄猫嗅了嗅,慢条斯理地哼唱着“喵喵”调走开了。吃饭的时候,母亲将半碗饭用肉汤拌了,倒在地上,小黄猫不用招呼,马上跑过来,伏在地上,用小嘴慢慢嚼着。

  临近春节,太阳一天比一天大,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屋前的桂花树越发葱郁了,枣子树上长出了新叶。鸟雀们的歌声在房前屋后的树枝上婉转着,此起彼伏,不知道是呼朋唤友还是求偶配对,或许是兼而有之吧。想想也是,哪有鸟儿不怀春?哪个鸟儿不怀春?看来,春天真的是鸟雀们的天下。

  我家的房子因地形而建,坐南朝北,到了冬春季节,房前房后区别大,房后有太阳照耀,房前则很少有太阳光顾。我扶着父亲到房后的空地里晒太阳。空地不大,两米宽而已。空地的后面是一丈多高的高坎,高坎上长满了竹子和杂树,杂树上长满了鸟雀们的鸣唱。

  父亲的气色和这天气一样,一天比一天好。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陈年旧事,广西剿匪的,抗美援朝的,教书的,社教的,支农的……我装作认真听的样子,目光却没有离开伏在父亲脚边的小黄猫。小黄猫眯着眼,四肢蜷缩在一起,头埋在胸前,似乎对阳光下的午睡很陶醉。我用一根小草去试探它的鼻子,还没等小草靠近,它就用前爪将小草拨开。原来,这个小家伙是在假寐。小黄猫站了起来,慢慢把身子拱起来,拱成一把弓的样子,拱到极致后又慢慢将身子还原,然后踱着猫步,在阳光下游走。

  鸟雀们的鸣唱越来越稠密了,像一杯浓浓的俨茶,像早晨化不开的浓雾,像骤起的暴雨。父亲依旧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陈年往事。微风吹过,荡不起他心中的涟漪,他的语气永远是那样淡定,语速永远是那样缓慢。小黄猫呢?我发觉小黄猫脱离我的视线有一段时间了。它到哪里去了?是去抓老鼠吗?老鼠不会在白天出来犯贱的。是去吃饭吗?它才吃过不久。是去晒太阳了?房前没有太阳可晒,房后又不见它的踪影。

  鸟雀们的鸣唱骤然停顿。紧接着,一阵翅膀扑动空气的声响搅动了春天的阳光。我仰起头,向高坎上的杂树上望去,试图探寻鸟雀们停止鸣唱的原因。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小黄猫!小黄猫竟然爬到树上去了。

  外婆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猫是老虎的舅舅,老虎求猫教它技艺,猫教了老虎七十二般技艺,只偷偷地保留了一项技艺没有教。后来,老虎认为自己的本事比猫大,就准备吃掉猫。情急之下,猫使出最后一项技艺,爬上了树,躲过了老虎的捕杀。因为猫没有把爬树这样技艺教给老虎。外婆说的是民间故事,可信度值得打几个问号。但眼前的事实是,小黄猫确实爬到树上去了,而且是悄无声息的。它继续往树梢上爬。我顺着树干往树梢上看,发现树梢上有一只小鸟还在忘情地鸣唱着,似乎陶醉在自己的歌声里。

  我突然明白了刚才鸟雀们噤声的原因了。小黄猫偷偷爬上树,惊动了鸟雀,于是它们纷纷逃离,离开这棵杂树。

  小黄猫还在往上爬,因为上面还有它的捕食目标,尽管只有一只小鸟。此刻,小黄猫像一名出色的特工,悄无声息地向目标逼近。小黄猫离小鸟越来越近,但小鸟似乎没有发觉自己的危险境地,依然在高枝上放歌。一阵微风吹过,树枝微微颤抖,小黄猫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就在小黄猫犹豫的片刻,小鸟突然振翅飞走了。

  失去了目标的小黄猫紧紧地抱着树枝,嘴里发出急促的“喵喵喵喵”叫声。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小黄猫还是紧紧地抱着树枝不放,“喵喵喵喵”的叫声中充满了惊恐和无助。

  母亲听到小黄猫的叫声过来了,递给我一根长长的竹竿,让我用竹竿把小黄猫接下来。

  这样能行吗?

  能行的。母亲说,上次也是这样,它在上面捉鸟吃,结果因为太高不敢下来,在树上叫了大半天,我没办法,就用竹竿把它接了下来。

  我站在高坎上,用竹竿接近小黄猫。小黄猫顺着竹竿,“刺溜”一下就滑了下来。

  瞎猫!有饭有菜吃还想捉鸟吃,真是瘦狗婆离不开臭茅房。下次再爬到树上去,我懒得管你哩!母亲一边骂着小黄猫,一边收拾竹竿。那语气,分明是在责备自家淘气的孩子。

  “喵呜——”小黄猫叫一声,然后踱着猫步,在阳光下游走。

  

(编辑:王秋芳)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版权声明| 常年法律顾问|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8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