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网首页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您当前的位置 :海口网首页 >琼台人文 > 最新推荐
为海南“代言”的憨山德清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郑彤 时间:2021-07-19 10:16:25 星期一

憨山德清画像。

他与云栖袾宏、紫柏真可、藕益智旭并称明代四大高僧,被尊为曹溪中兴之祖;他所言“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庄,不能忘世;不参禅,不能出世”,成为当时我国思想界的标杆;他曾于流放雷州期间,应海南名士之邀渡海游琼,写下妙文推介海南胜景……他,便是憨山德清。

盛赞海南为仙都

憨山(1546-1623),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金陵全椒(今属安徽滁州)人。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早已名动天下的憨山坐“私造寺院”罪,被发配广东雷州充军,十余年始归。其间,他曾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应邀游历海南,并为海南“代言”。

这年三月,憨山应“宗伯王公”定安进士王弘诲、“给谏许公”琼山进士许子伟之邀,渡海入琼。王弘诲曾任国子监祭酒、南京礼部尚书,许子伟先后在兵、吏、户三部任职,和憨山相熟。

虽然这次游历,让憨山差点赶上海南有文字记录以来的最大地震,即1605年7月13日午夜的琼州大地震,但是他对于琼州的胜景依然赞许有加,认为是人间仙境,“月夜渡海观琼之胜概,予以为仙都,乃十洲之一云。”

在《琼澥探奇记》中,憨山详细记录了他的此次海南之旅。首先是讲述了此次游琼的起因,是应友人之约,“予被放之十年。万历乙巳春三月,自雷阳杖策南游天池,探琼澥之奇,且践宗伯王公,给谏许公之约,寓于明昌塔院。”接着介绍了他所居住的明昌塔院,以及明昌塔的风水塔功能,“院乃许公议建。以补郡城艮方之不足。独立中天。高标云汉。登览四顾。若御泠风而游空澥。潮音动天。水色澄虚。又若钧天而临明镜。巍然一大奇观也。”

登塔远望,游目骋怀,憨山诗兴大发,为明昌塔赋诗二首,将塔比作“梵幢”和“香幢”:“大地浮香海,孤标涌梵幢。水天灵鹫现,火窟毒龙降。日月悬空镜,乾坤照夜缸。望云弹五指,花雨堕虚窗。”“琼海开龙藏,香幢出梵天。即看火宅内,从地涌青莲。”

憨山德清书法作品。

金粟泉旁留诗文

在琼州,憨山还先后接受了琼州府学癝生,万历《琼州府志》纂修者之一陈于宸,以及一名刘姓官员的邀请,游历了苏东坡、惠洪笔下的双泉,以及当地的西湖、玉龙泉等名胜,心情大好,“陈生于宸,邀予寻毗耶之金粟,求苏公之白龙,具得其真,乐而忘返。又数日,刘参军邀(一说遨)游西湖,观玉龙泉,乃欣然命策,孟夏之十日也。”

金粟泉,即苏东坡所说双泉之一的浮粟泉。据传双泉是苏轼在绍圣四年(1097年)途经琼州时发现的,并分别为之起名曰“洗心泉”“浮粟泉”。浮粟,取“视浮生其若寄,渺太仓于一粟”之意。

苏公之白龙,北宋诗僧惠洪在《冷斋夜话》中曾介绍称:“海南城东,有两井,相去咫尺而异味,号双井。井源出岩石罅中。东坡酌水,异之,曰:吾寻白龙不见,今知家此水中乎!同游者怪问其故,曰:白龙当为东坡出,请徐待之。俄见其脊尾如生银蛇状,忽水浑有云气浮水面,举首如插玉箸,乃泳而去。”

在《琼州金粟泉记》中,憨山先介绍了金粟泉的位置和由来,并记录了民间一些神奇的传说,之后介绍了自己赏泉的起因,以及将此泉改名金粟泉的经过,“陈生于宸,博雅士也,谒余于明昌塔院,邀宗伯公同过天宁方丈,茶话及此,因杖策而观之。令仆探取沙泥中,果得粟数粒,捻皮出米如新获者。余甚奇之,因命名金粟泉,意取维摩金粟如来。”

憨山对王弘诲和陈于宸给予了高度评价,称陈于宸为饱学之士,赞王弘诲才如李白,因为李白曾将自己比作金粟如来的后世之身,憨山赞曰:“李白自称为后身,今于宗伯学士,若有当也。”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憨山为浮粟泉起了金粟泉的新名,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时任郡守谢继科又牵头在金粟泉旁建了一座金粟庵。

名泉汩汩,果然不凡。品金粟泉水,憨山悠然自得,“汲水烹茶,味甚冽,啜之毛骨清凉,如在毗耶方丈,吃香积饭也。”

名士同行,说地谈天。憨山借“昔有神僧从西域来,饮曹溪水香美而甘,惊曰‘此吾西天宝林水也’”之美谈,以及“昔苏长公居儋耳,尝品三山泉,谓与惠山相通,因名‘惠通泉’”的典故,对当时流行的中土风水盛产王侯将相之说提出异议,“说者咸谓中原土厚,故将相多出于其间,余则谓不然。”他认为琼州同样钟灵毓秀,“琼居南离,离干体也。以吸一阴,外刚而内柔;虚而丽照,文明之象也。地浮澥中,火金生水,故昼炎而夜寒,以乾坤之真气,极于斯而钟于斯,故山川之金银明珠、文禽名香、珍奇异兽,宝藏兴焉,百物备焉,人则仙灵、文名、忠臣、义士往往出焉。”

这番话语令王弘诲“跃然欢喜”,在座的其他人也“相率再拜”,并请憨山撰写一篇铭文。憨山欣然写道:“大地一尘,沧海一粟。……渊泉混混,而时出之。道脉南来,可卜于斯。”对于金粟泉,憨山还写有《金粟泉》一诗予以盛赞:“粟泛黄金屑,泉流白玉浆。我来持一钵,足可献空王。”

憨山德清书法墨迹。

南溟奇甸是“天眼”

西湖、玉龙泉同样是琼州名胜。曾任江西布政司右参政的琼山进士郑廷鹄写有玉龙泉碑文透露,“玉龙泉”之名是他所起,“西湖奇胜,甲于一郡,以泉得名也,岁久湮芜,君子慨焉!予奉上命,在籍侍养,时来抚玩。其间有枕漱之志,乃募工辇石,湫为方池;又取白石,凿为龙首易之。并易其名曰‘玉龙泉’,嘉其以洁为用,不可穷也。”王弘诲也曾为玉龙泉赋诗:“屏居成懒慢,逸兴寄林泉。到此探奇处,邀欢得胜缘。石门穿窦入,岩径绕溪旋。已于尘境绝,不必更逢仙。”

谈起西湖之游,憨山乐山乐水,认为此处景色可与北京西山媲美,“湖去郡西二十里许,冈峦蔓衍,一望苍翠。指石山而南,二十里,出郭三里许,邨园蔬圃,连络鳞次,礧礧落落,叠石为堑,擘土为畦,骨露肉藏,外瘠中腴,秫黍菽麦,嘉蔬细粟,五谷咸备,触目灿然,俨若蓟门西山也。”

面对如画田园,憨山喜不自胜,认为到了仙境,“疑其为鬼工也。登高远望,连阡遍野,处处皆然,异哉!徘徊瞻眺,隐隐出灌木末,参差列如层城。四顾茫然,寂无人声,幽深窈窕,非人间世矣。”

“仙境”面世,多有传说。憨山又欣喜地记录下了当地的神话,“相传此地,昔为居人,一日风雷大作,龙从石出,大水沸涌,屋宇尽没为湖,天旱水涸,石有龙形,尝大旱,现梦于郡守曰:‘吾石湖龙也,祷之当得雨。’太守往祷辄应,建庙貌以祀之,至今率为常。”

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憨山一行于清净处修身修心,“余与参军汤黄二生,濯足清流,散发披襟,盘礴池上。清风四至,毛骨清凉,如坐广寒,对冰壶而临玉鉴,殊不知为炎荒瘴澥也。”

心静更知天地宽。在享受西湖与玉龙泉的清凉的同时,憨山与友人开怀畅谈,认为南溟奇甸便是“天眼”。“因论之曰:‘琼自中原来脉,从南岳转西粤,抽枝下桂林,左右两江,夹送而南。至苍梧贵水过峡,蜿蜒出灵,钦入澥为蓬壶。转珠崖,突然涌出,五指参天,北向中原,为南甸锁钥,环三千里,真天壤一大奇观也。圣祖有言,南溟浩瀚,中有奇甸数千里。岂非天眼哉?’”

憨山的这些表述,不仅禅意盎然,让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也着实为海南“代言”了一番,令世人如身临其境感受到海南之秀美,对海南心生向往。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

(编辑:陈德文)

网友回帖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898—66822333
举报邮箱:jb66822333@163.com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