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代购被指阳光市场下的“灰色交易”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5-04-28 08:48

“人生就像朋友圈,你永远不会知道身边的哪一个好友,会成为下一个代购。”

谁的身边,没几个做代购的朋友?在这股代购热潮下,不少大学生也纷纷“下海”,微信朋友圈、QQ空间、人人网等社交网络平台成了他们的“战场”。在收获财富的同时,这些跻身“代购大军”的大学生们也面临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考验,以及不容忽略的法律隐患。

海外代购涉嫌走私,贩售假货成常态

虽然代购不等同于走私,但北京市融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白斌告诉记者,以转售牟利而非自用为目的的物品(代购也属于非自用目的),携带入境时,应办理货物进口手续。仍然以个人物品的形式(绿色通道)申报,就涉嫌申报不实。如果查证是明知故犯,则以走私论处。

近日,北京某高校学生聪聪坐上了前往韩国的飞机。她要前去“解救”自己被扣在海关的一批货物——几十盒面膜。半年“顺风顺水”的代购生涯遇到了沟坎。代购过程中出现问题对于聪聪来说还是头一遭。聪聪在与在韩国留学(课程)的好友合作运营代购,好友在邮寄回国内的包裹中多放了几十盒面膜,包裹顺利通过了韩国海关,却在通过北京海关时被发现面膜数量过多,明显不是“自用物品”,被扣留下来。

据白斌介绍,进出境商品主要分为“货物”、“物品”两大类。“货物”这类商品以贸易为目的,过海关走“申报通道”,税率较高。另外一种是“物品”,分为个人携带和邮寄进出境的物品,应当以自用、合理数量为限,并接受海关监管,通常走“绿色通道”即“不申报通道”。

聪聪的货物包裹此前都顺利通过了韩国海关和北京海关的“不申报通道”,“其实EMS包裹在通过北京海关时,每一个都会被核查,之前运气比较好。”被扣留后,这批面膜面临两种命运:一是被“遣返”回韩国;二是补上税款,按张缴纳,每张面膜10元。聪聪考虑到补交税款太贵,打算去韩国领回“遣返”回韩国的面膜。最终,聪聪以“个人物品”的名义将这批“命途多舛”的面膜运送回国,还顺便多带了15盒面膜。

聪聪不知道的是,根据我国法律,代购者必须办理营业执照,才具有营业资格,并且需要申报和缴纳相应税款,代购的商品页需要取得国外的品牌授权,经营者销售进口的预包装商品应当有中文标签,而且要提供进口凭证及质监部门出具的检验检疫证明。

在澳洲留学的做药妆代购的尹七喜认为,人们普遍反感的不是海外正品代购,而是频频刷屏的国产假货“代购”。

某品牌薰衣草小熊是淘宝上热门的澳洲代购产品,尹七喜却一直没有考虑过开展相关的代购业务:“真正的正品薰衣草小熊数量有限,千里迢迢去薰衣草农庄购买,也是每人限购一个。”尹七喜自己购买过一只小熊,“过程十分辛苦”,看到标注着“绝对正品”的薰衣草小熊,价格只有几十元库存却达到几千时,她非常不理解:“卖假货,怎么能那么理所当然呢?”

据了解,大学生代购往往依托学生个人的海外关系资源运转,顾客也集中在学校圈子内,很少有人去办理营业执照,在海外购买代购商品时也按照“个人物品”申报,并不缴纳“货物”所应付税款,进口凭证等更无从说起。在这样的“灰色地带”,逃税成为“家常便饭”,售卖假货也成为常态。

“杀熟”的朋友圈里,人际关系“变现”

大学生代购的销售范围往往在好友圈内。

中国人民大学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康静的一位朋友自做代购起,便经常给她发一些微信,“亲爱的,今天又出新品了哦,特别好用,帮帮忙,买一套吧!”连续拒绝三次后,第四次时,出于照顾朋友面子,康静还是购买了一瓶爽肤水。

朋友向康静许诺给她的要价79元是最低价,后来康静上官网一查,这一款爽肤水的价格是80元,与朋友给她的“跳楼价”仅差1元。在使用后不久,康静的脸上出现了过敏状况,冒出了很多红痘痘。她询问问朋友货源是否可靠,能不能确定是正品,朋友解释自己不是实物经营,只是代理,商品由厂家直接发给买家,自己也不是很了解。

康静非常生气:“自己都搞不清楚的东西居然还卖给别人,今后再也不会从同学那里买东西了。”她觉得朋友做代购,伤害到了彼此之间的情谊。

蚌埠医学院的大二学生刘万成对此深有同感,他的代购“事业”止于初期推广。

刘万成人缘不错,空间里的说说平均阅读量破百,每条的点赞与评论数也有30左右。但自从开始帮姐姐做代购开始,平均阅读量都不到两位数。刘万成保持着一天发一条说说的频率,“发多了怕朋友厌烦”,但还是没逃过被屏蔽这一劫,“他们肯定是把我屏蔽了。”一开始还有人评论问他为什么做代购,后来连阅读量都没了。

在“友情危机”步步紧逼之时,刘万成急忙选择放弃做代购,“卖一件产品只能挣几块钱,更何况我一件都卖不出去。”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系学生王瑛璞已经屏蔽了4个同学的朋友圈:“她们全部都是做代购的,每天都被刷屏受不了。”

2011年起,王瑛璞身边的同学开始陆续“下海”,王瑛璞的QQ空间、朋友圈中也开始出现各种代购信息,种类包括化妆品、鞋子、衣服。粗略统计,王瑛璞的身边有15个人在做代购。这部分人中,有的几天更新一条代购信息,有的一天能连续发五六条。

“看朋友发代购信息,刚开始觉得还挺新鲜的,几个月之后就已经恶心了,然后就一直恶心到今天。”王瑛璞说。有一次,他居然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卖车的代购。这让他简直哭笑不得。卖车的是他初中同学,“平时也没见她对车多么感兴趣,突然来这么一下,就算真碰上了想买车的同学,用脑子想想,会找她吗?”翻开这位同学的朋友圈,卖车的广告词倒也简单:“特斯拉,大黄蜂,美国货,便宜卖,喜欢找我。”下面还配了好多疑似车展上拍摄的图片。

南开大学传播学系副主任陈鹏告诉记者,大学生利用朋友圈自己的关系网络,来形成销售源到销售资金配给的机制,是一种新的销售模式。这一销售模式的成形说明的确存在这样的市场需求。

“这是一种新现象,体现了当下大学生们的价值判断,我们需要正视。”陈鹏说。

混乱的“代购”市场呼唤秩序

“上学是为了学习,不是为了挣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高明坦言自己不欣赏同学做代购的行为,他的同学黄杰则更为直白:“代购是我最不愿见到的现象,你做代购我们的友谊就走到了尽头。”

因为的确存在可观的市场需求,大学生代购风生水起,不过,自诞生之日起,因涉嫌走私,贩卖假货,透支个人信誉,过于拜金等原因,大学生代购多被指责。

律师白斌认为,一般情况下,代购面临法律风险的主要环节在于商品售出以后,实际购买人的权利如何保障。对于代购消费者来说,风险往往出在商家信用、产品质量、投诉退货等环节。而当买卖双方有“朋友”这一层关系时,一旦出现产品问题,便成了既伤钱又伤感情的事情。

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辅导员尹静汝看来,大学生代购在合法性方面,尚属处于灰色地带的“小打小闹”。“要矫正这种行为,还需要国家在关税调节等方面有所作为。”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罗自文对大学生代购持明确的反对态度:“学生代购的原因大概有三:图新鲜;赚取外快,贴补留学费用。其实国家的高关税既是制度,也是环境。是制度,公民就需要遵守。是环境,改善其便需要一个过程。”他认为大学生代购现象反映出当代青年崇尚自由、独立、创新,但缺乏制度敬畏,也少了吃苦耐劳的精神。

“大学生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学习,如果能在不和学业冲突的情况下做这样的探索,本身没什么坏处,这证明市场有这样的需求。但是,大学生私人代购极易出现问题。”陈鹏建议,政府应该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平台,把大学生代购的灰色地带漂白,“比如进行更合理的监管、更快速便捷的注册,广泛告知,甚至在税收方面给予优惠,对其交易量大小有一个大致的掌控,把其纳入到监控中来”。

“大学生代购反映出当代大学生更重视自身价值的开掘,把自己的人际关系人际网络变现,是不同于过去的一种动机。这种价值观的转变,值得玩味。”陈鹏说。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编辑:冯丹霞] 


网友评论

又是一个夕阳映红半边天的傍晚。海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志愿者们,戴上小红帽,
近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明确指出,
近日,市“双创”工作指挥部联合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
20日至28日,是海口市普通高中高考考生体检时间段,涉及13935名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