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何,征途如虹。
  • 1950年

    3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40军118师352团加强营从雷州半岛鹅房港启航,潜渡琼州海峡,进军海南岛。

    3月13日,渡海先锋营与琼崖纵队独立团向琼山县潭门地区转移。

    3月14日,渡海先锋营与独立团进驻潭门地区,在今海口美兰区大致坡镇洽教村设立指挥部。

    3月15日,国民党军13师37团、39团4个营围攻渡海先锋营与独立团驻地潭门地区,在湖仔村一带发生激烈战斗。我军击溃敌2个营,毙敌37团团长、俘虏90余人。

    4月1日,43军127师加强团,在琼崖纵队第三总队、独立团和渡海先锋营的配合下,于琼山县的福创港(今属海口市美兰区)偷登成功。

    4月2日,43军127师加强团登陆后行进到达云龙、道崇一带革命根据地。

    4月5日,43军127师加强团和琼崖纵队接应部队与国民党军在中税地区展开激战,击溃敌1个师、歼敌1个团。

    4月10日,邓华司令员在前线指挥所召开渡海作战会议,下达大规模渡海作战命令。

    4月16日,野战军大规模渡海作战正式开始,40军主力6个团、43军2个团共2万5千多名指战员,分乘近400艘帆船,从雷州半岛的灯楼角至东场港一线起渡,向海南岛进军。

    4月22日,美亭地区的国民党军全线崩溃,薛岳逃往台湾;国民党警保第一师四团团长林荟材在文昌县迈众墟率部起义。解放军兵分两路,向海口进军。

    4月23日,海口、府城解放。

    4月24日,邓华率领野战军第二梯队在海口后海、天尾港、荣山寮一带海岸登陆,军部进驻海口,发出乘胜追击残敌、迅速解放全海南的命令。渡海作战部队除43军127师留守海口外,其余部队在琼崖纵队配合下,兵分东、中、西三路,飞兵南追逃敌。由40军主力、43军128师和琼纵独立团组成的东路追击部队,攻占文昌县城后,飞兵直插清澜港,截住了一部正在准备登船逃命的国民党军。

    4月25日,冯白驹率领琼崖党政军机关进入海口,与渡海部队指挥员邓华等共同指挥部队追歼逃敌,并研究、部署接管和恢复生产、安顿民生等重大事宜。

    5月1日,由43军129师、127师380团和40军118师352团、琼崖纵队第一总队第七团组成的西路追击部队,在八所、北黎地区歼灭了国民党军286师。至此,海南岛全境解放。当日定为海南岛解放日。同日正式成立海南军政委员会、海口市军事管制委员会。

  • 开拓进取 无惧风雨

    从“创建五指山革命根据地”这一问题的酝酿与提出,到五指山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中间相隔了整整8年。而将革命根据地自沿海汉区一路开辟至深山黎寨,期间又不知道历经了多少艰难险阻。

    回顾历史会发现,革命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总会遇到一些沟沟坎坎。革命年代如此,新时代也是如此。

    过去,毛贵村的村民们上山砍树、打猎,下河炸鱼。到最后,山秃了、水黑了,一年到头忙活下来,收入也不过千元。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不断地摸索与实践中,这座革命老村渐渐更新观念、转变发展思路,开始养豪猪,种植百香果、冬季瓜菜,再到发展以“红色革命”为主题的乡村旅游,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脱贫之路。

    从过去到今天,我们取得的每一个成就,靠的都是不畏艰难险阻、一路披荆斩棘的理想信念。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只要继续坚定不移、一以贯之地保持这份理想信念,定会取得新的胜利。

  • 1948年6月,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琼崖革命从此有了牢固的大后方——巍巍五指山 猎猎红旗扬


    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 记者 李天平 摄

    自五指山北麓奔涌而下,滔滔昌化江水在高山与河谷间冲刷出一片开阔盆地,五指山市毛阳镇毛贵村便坐落于此。近日,记者一行来此探访。

    从地理方位上来看,这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村庄,却曾响起三大攻势的阵阵战鼓,升起琼崖大地上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解放海南和琼崖革命斗争史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如今硝烟散去,23米高的纪念碑静静伫立于毛贵村北侧的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内。前来瞻仰的人每每抬头凝望,那段激情澎湃的革命岁月便仿佛奔涌而出,在这片红土地上激荡出信仰的力量与奋进的足音。

    黎族人民永远跟党走

    这是一次历经坎坷、等待了太久的会面。

    1943年底,黎族首领王国兴派出的黎族代表王文聪等人冲破重重阻碍,终于在澄迈县六芹山见到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总队长兼政委冯白驹。两人双手紧握,表明了黎族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干革命,永远跟着共产党走的决心,也为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开辟铺平道路。

    此时,距离“创建五指山革命根据地”这一问题的酝酿与提出,已经过去了近4年。

    1940年,庄田、李明从延安返回琼崖时,周恩来曾指示:“必须以毛泽东的军事思想,逐步把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建设好,这是由于战争的长期性与残酷性决定的。”同年11月7日,中央书记处又提出“五指山脉一带山地,将是我们长期抗战的可靠根据地”,要求琼崖“把山区作为我军巩固的后方”。

    事实上,此前琼崖已建立了多个根据地,但它们多处于丘陵平原地带,没有山区作屏障,不易相互联系,也不利于与敌人周旋,难以持久地支持革命战争。相较之下,五指山区怀抱的白沙(包括现在的琼中、五指山)、保亭、乐东三县物产丰富、资源充足,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又造就了当地易守难攻的作战优势,让这里成为建立革命根据地的绝佳选择。

    然而彼时,日寇正集中大批兵力向琼崖抗日军民进行疯狂的“蚕食”与“扫荡”,我军战事频繁,部队、机关流动性大,根本无暇他顾,再加上国民党顽固派龟缩至五指山区,创建五指山革命根据地一事只能一再搁置。

    直到“白沙起义”一声枪响,深刻动摇了国民党顽固派在五指山区的统治根基,琼崖特委苦苦寻觅的时机终于出现。

    1946年12月,中共琼崖特委在澄迈县加总乡(今属屯昌县南坤镇)召开临委书记联席会议,作出关于建立以白沙、保亭、乐东为中心的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决定。至此,琼崖革命23年武装斗争中的最后一个根据地,呼之欲出。

    琼崖革命有了牢固的大后方

    位于琼岛中心的五指山区,方圆1万余平方公里。要想在此开辟革命根据地,该从何处着手?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决定,将白沙作为突破口,逐步打通进入五指山区的通道。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共琼崖特委就已在黎族同胞的策应下建成白沙抗日根据地,尽管后来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但根基仍在。1947年1月起,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先是率领警卫营重返白沙,逐步恢复和巩固农村基层政权组织,而后又从各支队抽调出一个小队和警卫营,合编为“前进支队”向保亭、乐东两县进军。

    我军一路势如破竹,打得敌军节节败退,却也有部分国民党武装力量及地主、恶霸尚未被完全消灭。为彻底肃清反动势力,自1947年冬天起,已由“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改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集中5个支队的兵力,分3路再次向保亭、乐东地区挺进。

    不久,保亭、乐东解放的捷报接连传来,白沙、保亭、乐东解放区连成一片,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终于1948年6月正式形成。

    “那时,国民党反动派对我们老百姓进行压迫、剥削,我们就盼着共产党能帮一把。”家住毛贵村的年迈村民王和新还记得,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建立后,琼崖共产党人组织群众生产自救,大力推广减租减息、土地改革等一系列举措,并成立了琼崖少数民族自治区行政委员会,让他们翻身做了主人。

    1948年,琼崖区党委在向中共中央报告解放区人民生活初步改善的情况时指出:过去人民生活极为贫困,白沙县民众90%无饭吃或吃不饱,衣服也十分短缺。经过土地改革后,除白沙的红毛、水满、细水等3个乡尚缺少粮食外,其他各乡已无饥饿现象。

    也是从那时候起,五指山解放区掀起生产、参军和支前的热潮。仅1948年这一年,白沙、保亭、乐东三县就有2000多名黎族苗族青年参加了琼崖纵队,还有大批青年参加地方武装和保乡队等民兵组织,为琼崖的革命斗争打造出一个广阔而又殷实的大后方。

    升起琼崖大地第一面五星红旗

    位于原白沙、保亭、乐东三县交界处的毛贵,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小山谷中,这里看似闭塞,沿着河滩行走却能四通八达。正是凭借着独特的区位优势,毛贵这才成为中共琼崖区党委、琼崖临时民主政府和琼崖纵队司令部等党政军三大领导机关的驻地,见证了一段激情燃烧的红色岁月。

    70多年前,冯白驹领导的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就是在毛贵村发动、策划和指挥了1948年的秋季攻势和1949年的春季攻势、夏季攻势。这3次攻势进一步扩大和巩固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琼崖解放区,也为夺取琼崖解放战争的胜利以及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大军解放海南岛打下坚实的基础。

    一个个战令沿着江畔发出,一个个捷报又顺着江滩传来。

    1949年9月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成立的喜讯很快传到了毛贵村。琼崖军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当即决定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集会。

    10月1日拂晓,一阵阵礼炮、军号、锣鼓声和欢呼声交织着响彻毛贵山谷。琼崖党政军干部、战士以及黎族、苗族、汉族群众共1000余人,纷纷汇集至毛贵礼堂旁的广场,见证着海南岛上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这一刻让琼岛军民激动无比,更让国民党的残兵败将们暴跳如雷。当时,全国解放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国民党军队从内地溃逃琼岛,与海南特区警备总司令陈济棠部合并,正企图凭借琼州海峡而长期固守,将海南岛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

    敌军骤增,并没有吓倒久经考验的琼岛军民。1950年1月,中共琼崖区党委在毛贵召开党政军负责人会议,作出《关于配合大军渡海解放全琼的紧急工作指示》。会后,全琼军民立即行动,通过筹款、筹粮、支前、劳军、情报、策反、接管和接应等工作,与大陆南下的渡海大军遥遥呼应,将国民党反动派置于我方前后夹击的锋芒之下,彻底断送了他们退入五指山区,据险顽抗的幻想。

    至此,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撤出毛贵,而为革命牺牲的将士长眠于此,无声地守护着这片红土地的安宁。

  •   【胜利会师】4月6日,43军127师加强团行进到岭口、翰林地区,与琼崖纵队第3总队胜利会师。

  • 【木船战军舰】3月31日夜间10时30分,北风起,解放军第43军127师一个加强团的3733名指战员,分乘88艘帆船从雷州半岛博赊港起渡,预定次日在琼山县塔市乡福创港一带登陆。

    就在加强团前进途中,敌军发现了渡海的战船,敌机一架架俯冲下来,低空对战船进行扫射、投弹。船上的战士也架起机枪、步枪,对敌机猛烈回击,形成了密集的火力网,迫使敌机放弃低空作战。敌军的大小舰艇倾巢而出,仗着一身铁甲向渡海部队乘坐的帆船横冲直撞,用各种武器构成了一道密集的弹幕,试图阻止帆船前进。

    敌军没有想到,我军的3只单桅小木船,竟然绕开火力网直逼敌军舰艇,在100米的近距离用光弹交织的火力网打穿了舰艇的中部,直打得敌军落荒而逃。木船打军舰,这在战争史上是当之无愧的奇迹!


    解放军战船下海。(资料图)

  • 【罗板铺战斗:琼崖总队首次全歼日军】距离海口市区约30公里外,在海口市美兰区大致坡镇崇德村龙板村民小组(原罗板村)村口附近,立着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上头仅仅镌刻寥寥数字,几乎没有装饰。

    3月29日,记者在此看到,石碑底下绿草丛生,新开的野花挂满枝头,淡雅的香气萦绕在这一片红色的土地上。

    1939年9月2日,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以下简称琼崖总队)就是在这里,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全歼日军的伏击歼灭战。

    大获全胜

    1939年,侵琼日军占领海口、府城后,急不可耐地想继续推进。

    当年3月,刚成立数月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因人数增多,扩编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辖3个大队,共1000余人,对日军形成了一定的震慑。

    8月,日军在琼山县道崇乡滨洋村修建了据点,派出重兵驻守,意图借此遏制琼崖总队在琼山县咸来、道崇一带的活动。

    为了保护群众,琼崖总队在各处山坡上都安排了专人放哨,一旦敌人离开据点外出“扫荡”,放哨人员就将各处的哨杆、哨树放倒作为信号,各地群众看见信号,就开始撤离到安全地带。

    同时,我党还发动各抗日组织坚壁清野,破坏交通桥梁、割电线、填水井,并将粮食及日常用品隐藏起来,为日军生活与军事行动制造重重阻碍,致使驻点日军没有水喝,不得不每天从三江墟运水到滨洋据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侦察,琼崖总队掌握了日军这辆运水车的活动规律:每天10多名执行运水任务的日军在送完水后,都会经龙板山返回三江,车上还配有一挺轻机关枪。

    了解此事后,琼崖总队决定派出部队伏击敌军。

    9月2日,天还没亮,琼崖总队第一大队队长黄大猷率其部与第二大队的第五中队共约100多人,在罗板铺地段的高地伪装埋伏,静待日军运水车“入瓮”。

    随着太阳东升,汽车马达声越来越近,埋伏好的琼崖总队屏气凝神,等待日军进入埋伏范围。当敌军运水车进入伏击圈,黄大猷一声令下,我军纷纷往敌军投下手榴弹,步枪也紧跟着密集开火。敌军车辆着火了,多数日军也被我军击毙。接着我军向幸存的少数日军发起冲锋,用更加猛烈的火力攻击敌人。

    经过半小时激战,我军全歼日军曹长及以下官兵11名,缴获轻机枪1挺、三八式步枪5支、短枪1支、各种子弹150多发,击毁敌军运水车一辆,而我军仅有两名战士受轻伤。

    “罗板铺战斗之所以能取得胜利,是军民联手的结果。”龙板村村民小组组长蔡汉平告诉记者,当年,村民们每日躲在山林里观察,掌握日军运水车的运输规律后,就将信息传递给琼崖总队,“此外,战斗中,日军被我军打得四处逃窜。村民们看见他们逃跑,就跟在后面紧追,一路追到了下面的罗板湖。”

    日军报复

    罗板铺战斗后,日军撤销了滨洋据点。

    此战极大地提升了琼崖人民的抗日信心,抗日军民无不欢欣鼓舞。中共琼崖特委与独立总队部对全体参战的指战员给予了表彰嘉奖。1939年9月3日,琼崖总队在琼山县吴浪村召开祝捷大会。9日,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受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委托对战斗部队进行嘉奖,并发给琼崖总队一批枪支弹药。

    敌军遭此打击,怎会善罢甘休?

    罗板铺战斗刚结束,琼崖总队就迅速将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转移到深山里躲避。不出意料,日军果真回来了,他们不但劫走了村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临走前还放了一把大火,将几个村庄烧成了灰烬。

    “当时,眼见日军放完火后撤离了,我奶奶就跟10多位村民偷偷回村,想取一些紧缺物资。”83岁的龙板村村民蔡琼才说,没想到,狡猾的日军看似已经撤出,实则仍然留了少部分人躲在暗处,等待我方人员回来。回村的10多名村民最终全部惨遭杀害。“我奶奶就是被日军活生生踩死的。”蔡琼才指着村里一口古井告诉记者,当时一同回村的还有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她的孩子年纪尚小,嗷嗷待哺,遭日军杀害后,孩子就被直接丢到了井里。

    记者看到,这口古井由方砖铺就而成,呈方形,井口周边生长着黄白色的小花,井的内壁上半部分呈黄色,下半部分呈白色,颜色分层极为明显,可以借此清晰辨别井水曾经的水位。

    由于村庄被烧毁了,村民只能跑到山上躲藏,一躲就是6年。这6年中,村民们坚持一边生产一边抗战,大家轮流站岗、放哨,如果看到日军,就马上燃烧稻梗产生浓烟,提示村民赶紧躲藏起来。

    影响深远

    罗板铺战斗再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罗板铺战斗的胜利,是琼崖总队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取得首次全歼日军一部、夺得第一挺机关枪的胜利,这场胜利大大提高了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的威望,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抗日热情。”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科主任科员周琪雄说道。

    除了罗板铺战斗外,当年,琼崖总队还在琼山、文昌地区取得了罗牛桥战斗和袭击永兴墟、文昌县城日军的胜利,建立了琼文根据地。至1939年底,琼崖总队共作战70余次,歼灭日军800余人。

    1940年2月,琼崖总队开赴澄迈、临高、琼山边界的美合山区,建立抗日根据地。9月,独立总队进行整编,冯白驹任总队长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派来的庄田、李振亚分别任副总队长和参谋长。整编后的独立总队下辖2个支队、6个大队,共3000余人,游击活动遍及11个县,琼文平原根据地、美合山区根据地、六连岭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

    “这么多年以来,我经常跟子孙后代讲抗战的故事,教育他们落后就要挨打。”蔡琼才说,前人拼尽血汗守护我们的国家,后人一定要接续努力,奋发图强,为国家建设、民族富强贡献力量。


    位于海口美兰区大致坡镇崇德村龙坂村民小组的罗板铺战斗遗址石碑。记者 苏晓杰 摄


  • 第40军118师加强团登陆澄迈县玉包港3月27日拂晓,解放军第40军118师一个加强团抵达澄迈县玉包港海面,距离预定登陆点临高角尚需2小时至3小时航程,而这时负责接应的琼崖纵队第一总队3个团和第40军渡海先锋营,已在临高角同国民党军展开激烈战斗,敌机敌舰亦赶到临高参战。

    在此紧急关头,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向第40军118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提出:以变应变,就地登陆为宜。渡海部队迅即强行登陆,经过1小时的激战,消灭岸上守敌,成功登陆。此时临高方面接应部队也将计就计与敌周旋,吸引和牵制了国民党约2个师的兵力,减轻了渡海部队的压力,对渡海部队在澄迈玉包港登陆起了重要的配合作用。

    渡海部队在火力掩护下向澄迈县玉包港登陆。(资料图片)


  • 解放军第15兵团指挥所进驻雷州半岛赤坎村1950年3月20日,邓华率解放军第15兵团指挥所进驻雷州半岛南端赤坎村,直接指挥渡海作战部队。赤坎村在徐闻县城东南6公里的地方,这里是雷州半岛最南端,也是解放海南岛的最前线。邓华指挥特点之一是“指挥位置一定要尽量靠前”,一旦靠前指挥,来到雷州半岛前线,对军事决策的作用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1950年3月20日,邓华率第15兵团指挥所进驻雷州半岛南端赤坎村,直接指挥渡海作战部队。图为邓华办公的地方。(资料图片)

    雷州半岛海岸上密布重炮,掩护英雄的部队跨海南征。(资料图片)

  • 湖仔战斗3月15日,国民党军13师37团、39团4个营围攻解放军第43军的渡海先锋营与琼崖纵队独立团驻地潭门地区,在湖仔村一带发生激烈战斗。战斗最后,我军取得了重大胜利,共歼灭敌军1个营、击溃2个营,敌军一名团长当场被击毙,俘敌副营长以下9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各5挺,其他武器装备一批。史称这次战斗为“湖仔战斗”。战斗结束后,我军清点伤亡人数时,发现有27名战士牺牲,便在雅程后坡挖掘9个墓穴,埋葬了这些烈士,俗称“九人墓”。而洽教村这边,守卫指挥部的7名先锋营战士也不幸牺牲,被安葬在洽教村祠堂边。

    image.png

    1950年3月14日,解放军第43军一二八师渡海先锋营与琼崖纵队独立团打响“湖仔战斗”。图为战斗旧址。 (资料照片)

    image.png

    海口市大致坡镇洽教村的无名英雄烈士墓。(海南日报资料图片)

  • 【渡海先锋营与琼纵独立团在洽教村设立指挥部】3月14日,第43军的渡海先锋营与琼崖纵队独立团进驻琼山县潭门地区,在今海口美兰区大致坡镇洽教村设立指挥部,后来在潭门、湖仔等地与琼崖纵队独立团协同作战,取得消灭敌军1个营、击溃2个营的重大胜利,大挫敌军士气,为解放全琼扫除了行进中的障碍。洽教村是革命老区村庄,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海南战争时期,该村群众积极支持革命,先后有60多位先烈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位于海口大致坡镇洽教村的渡海先锋营指挥部旧址。 通讯员 刘平 摄

    洽教村渡海先锋营纪念广场。通讯员 刘平 摄

  • 渡海先锋营与琼纵独立团全歼敌军一个营3月13日,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调集6个团向文昌地区扑来,企图围歼第43军的渡海先锋营。渡海先锋营与琼崖纵队独立团即向琼山县潭门地区转移,结果遭到国民党暂编第13师37、39团的钳形包围。二连连长、战斗英雄李树廷了解到国民党军第37团的团指挥所就在附近山头上的情况后,当即派出一个排从正面佯攻。他自己带着一个班从侧背冲进国民党军团指挥所,把敌团长击毙。国民党军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纷纷夺路逃命。渡海先锋营在琼崖纵队独立团和游击区人民的配合下,全歼国民党暂编第13师37团的一个营,俘副团长以下100余人。

    琼崖纵队独立团团长梁仲明。(资料图片)

    徐芳春时任43军128师383团团长,率领加强营实行偷渡。图为一九四七年,徐芳春在东北战场。(资料图片)

  • 【加强营被授予“渡海先锋营”称号】3月12日,解放军43军128师383团加强营在公坡乡集结,与琼崖纵队独立团会合,并被43军授予“渡海先锋营”称号。

    image.png

    解放军战士在起渡点登船渡海。(资料图片)

    当地干部群众在接应渡海部队时,有的利用成束的手电筒光做“信号灯”与渡海野战军联络;有的把情报放在约定的树洞里,盖上椰子壳让交通员取走;有的混在被迫为国民党军修工事的群众队伍里,随时接应渡海部队。此外,一些群众还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解放军伤员,当国民党军进村搜查、威迫群众交出伤员时,临危不惧、守口如瓶,并秘密地把伤员转移到琼崖纵队设在沿海红树林里的医院。登陆部队经过各村庄时,受到群众的热情接待。一些回乡探亲的华侨还端出热腾腾的咖啡、牛奶,让解放军指战员解渴、驱寒。

    image.png

    第43军授给383团加强营“渡海先锋营”锦旗。(资料图片)

  • 43军一加强营成功登陆】解放军43军128师383团一个加强营于3月11日上午9时在文昌县赤水港长路地区海岸先后登陆。击退岸上国民党守军的阻击后,同中共文北县委书记叶明华、县长李光邦带领的支前队伍接上联系,并在抱锦乡同琼崖纵队独立团胜利会合,随后向琼山解放区转移。在转移中,于潭门一带粉碎了国民党军两个团的进攻,歼其一个多营,俘副团长以下100多人。43军加强营的主力转移后,少数失散人员陆续登陆,在当地党政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有力接应下,安全地进入解放区。

    解放军登陆部队在海南岛北部海岸与琼纵接应部队胜利会师。(资料图片)

    在野战军两个加强营胜利登陆不久,40军352团的两个排在雷州半岛海面上执行任务时,被海风和潮流漂过琼州海峡,他们便果断地登陆,得到儋县一区党政组织和民兵的及时接应,共同打退了国民党军1个营的进攻,安全进入解放区。

    43军128师383团潜渡先锋营在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成功登陆。(资料图片)


  • 43军加强营进军海南岛解放军43军128师383团一个加强营1007名指战员,在团长徐芳春、营长孙有礼、教导员王恩荣的率领和琼山县第三区区长林栋的协助下,分乘21艘帆船,利用阴雨天,于3月10日13时自雷州半岛的硇州岛起渡,预定次日在文昌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海岸登陆。

    准备潜渡登岛的指战员参加动员大会并集体宣誓。(资料图片)

    琼崖纵队指定活动在琼文地区的独立团前往接应登陆部队。接到琼崖区党委和北区地委紧急指示,中共文北县委书记叶明华、县长李光邦带领干部和支前民工前往接应。

    战士们全副武装,前往集结地登船出征。(资料图片)


  • 【渡海先锋营与琼纵接应部队突破围剿向白沙转移】1950年3月8日,40军118师352团加强营和琼崖纵队接应部队一起,突破国民党军两个团的追截,向白沙县阜龙解放区转移。

    40军渡海先锋营和琼崖纵队接应部队会师。(资料图片)

    首批渡海部队胜利到达阜龙乡,居住在周围的黎族同胞纷纷前往慰问,有的挑来粮食,有的送来猪肉,有的送来芭蕉、芒果、菠萝蜜等水果。一位黎族老大爷高兴地牵来一头牛,要送给部队宰肉吃。部队领导知道黎族同胞生活很困苦,再三婉言谢绝。老大爷说什么也不答应,把牛牵回去杀了,挑着牛肉送来。渡海先锋营驻地一片欢腾。

    海南少数民族同胞送慰劳品,欢迎渡海解放军。(资料图片)

    《中国共产党海南历史(第一卷)》这样评价:野战军第一次潜渡成功并与琼崖纵队会师,是琼崖人民及琼崖解放军在坚持二十余年的孤岛艰苦斗争中第一次得到外力帮助的胜利会师,是琼崖解放的“第一炮”,极大地鼓舞了琼崖革命军民。

  • 打赢解放海南岛的前哨战——解放广西涠洲岛1950年3月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40军119师由白虎头起航,3月7日,2营5连抢滩登陆,攻占万宝山制高点,3营从左右两翼迂回到涠洲墟,进行包围攻击。

    守军节节败退,企图从海上逃跑。1营乘运输船与配属的土炮艇冲进涠洲湾,堵住港内国民党军舰船,与其“海硕”号炮艇展开炮战,将其击伤后,该艇逃跑。至此,广西涠洲岛全岛解放。

    此战缴获了300多艘中大型的木船,及时补充给准备解放海南岛的渡海作战部队。同时,解放涠洲岛是解放海南岛的前哨战,创造了“陆军海战”的成功先例,检验了陆军火炮上木船(土炮艇)、木船打铁甲炮艇的创新战法。

    时任40军军长韩先楚在《跨海之战》中写道:“涠洲岛解放了,五百多敌人无一漏网,三百多只木帆船全部为我缴获。这对我军大举登陆海南岛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1950年3月6日,我军某部指战员登船向涠洲岛进发。(资料图片)

    在解放涠洲岛战斗中,我军战士冒着炮火向敌滩头阵地冲击。(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赵泽辉    页面设计:林婧    技术支持:罗超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琼ICP备0500119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